名都篇
取消

名都篇

[魏晋] 曹植

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
宝剑值千金,被服丽且鲜。
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
驰骋未能半,双兔过我前。
揽弓捷鸣镝,长驱上南山。
左挽因右发,一纵两禽连。
余巧未及展,仰手接飞鸢。
观者咸称善,众工归我妍。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脍鲤臇胎鰕,炮鳖炙熊蹯。
鸣俦啸匹侣,列坐竟长筵。
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
白日西南驰,光景不可攀。
云散还城邑,清晨复来还。

【注释】 ⑴本篇是《杂曲歌•齐瑟行》歌辞。  ⑵妖女:艳丽的女子。 ⑶京洛:即 “洛京”,指东汉都城洛阳。 ⑷斗鸡:以两鸡相斗为娱乐,这是从春秋时代 就有的习俗,汉魏到唐都盛行。魏明帝曾在洛阳筑斗鸡台。 ⑸长楸:古人在 道旁种楸树,绵延很长,所以叫“长楸”。  ⑹捷:引。一作“挟”。“鸣 镝”,又叫“嚆矢”,就是响箭的镞。 ⑺南山:通常指终南山,这里指洛阳 的南山。 ⑻两禽:指双兔,猎获的鸟兽都叫做禽。 ⑼接:对飞驰的东西迎 前射击。 ⑽众工:指众善射者。归我妍:称许我射得好。“我”是代少年自 称。 ⑾平乐:观名,汉明帝时造,在洛阳西门外。 ⑿隽(左应加月旁,音 吮):比较干的肉羹。这里用作动词,“隽胎鰕”就是用胎鰕做羹。“胎鰕”, 有子的魵鱼。(或疑“胎”是“鲐”的误字,鲐是海鱼。)炮鳖:炮是烧烤。 熊蹯(音烦):熊掌。 ⒀“鸣俦”包言呼朋唤类。 ⒁击鞠壤:蹴鞠和击壤, 都是古传的游戏。鞠是毛球,玩时有用杖击者。壤用两块木片制成,一头宽阔, 一头尖锐,长一尺四寸,阔三寸。玩时将一块放三、四十步以外的地上,用另 一块扔过去打它。 ⒂来还:言又来到东郊、南山、平乐观这些地方取乐。
【品评】
   这首诗塑造了一位风流英俊的京洛少年形象。他既热衷于骑射饮宴,及时 行乐;又技艺出众,渴望乘时建功。 可惜没有报效之机, 只能日日斗鸡走马 ……。清人吴琪曾指出,这首诗写驰骋游乐,“只是牢骚抑郁,借以消遣岁月, 一片雄心无有泄处。其自效之意,可谓深切著明矣。”这话道出了《名都篇》 的底蕴。
   诗人善于从动态的描写中来刻画京洛少年的形象。如诗中用了“走马”、 “驰骋”、“揽弓”、“长驰”等一连串如行云追月的动作,写出了少年的英 武矫健。再如诗中用“挽”、“发”、“纵”、“连”、“仰”、“接”等动 词来形容少年骑射的动作,准确而传神,透出一股虎虎生气。至于京洛少年的 风流惆傥、洒脱不羁的性格,也是通过“鸣俦啸匹侣”、“连翩击鞠壤”等动 作来表现的。尽管诗歌中没有对少年的神情外貌作直接描绘,但是驱马逐兔、 搅弓射鸢、鸣俦啸侣……这些绘声绘色的动态描写,已经把他的形象栩栩如生 地塑造出来了。
   这首诗叙事简捷,脉络清楚,首尾圆合。它宛如展开一幅单调的游乐图长 轴:京洛少年们“清晨复来还”,日复一日,这种豪华而无聊的生活将吞噬他 们的青春才华。诗人的苦闷则从这画面中隐隐透出。

曹植

曹植(192年-232年12月27日),字子建,沛国谯县(今安徽省亳州市)人,生于东武阳(今山东莘县,一说鄄城),是曹操与武宣卞皇后所生第三子,生前曾为陈王,去世后谥号“思”,因此又称陈思王。

曹植是三国时期著名文学家,作为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与集大成者,他在两晋南北朝时期,被推尊到文章典范的地位。其代表作有《洛神赋》《白马篇》《七哀诗》等。后人因其文学上的造诣而将他与曹操、曹丕合称为“三曹”。其诗以笔力雄健和词采画眉见长,留有集三十卷,已佚,今存《曹子建集》为宋人所编。曹植的散文同样亦具有“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的特色,加上其品种的丰富多样,使他在这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南朝宋文学家谢灵运有“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的评价。文学批评家钟嵘亦赞曹植“骨气奇高,词彩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并在《诗品》中把他列为品第最高的诗人。王士祯尝论汉魏以来二千年间诗家堪称“仙才”者,曹植、李白苏轼三人耳。

相关作者
[唐] 少年
[清] 吴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