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龙学挽诗
取消

高龙学挽诗

[宋] 魏了翁
蜀自开禧后,西垂畏廪秋。
更经两单阏,尽弃五边州。
新沔依同谷,中梁恃武休。
匆匆移米领,往往阻金牛。
嶓冢略逋寇,益昌随解舟。
近犹趋剑阆,远或至渝涪。
弃守侪民旅,奔军齿寇雠。
乱生宁有豸,众溃已无鸠。
伯也伤时久,民兮作己忧。
升沈随分定,行止与天谋。
高尚辞丹诏,低回佐碧油。
封疆资屏翰,原显赖咨诹。
事变方濡首,人情苦掉头。
誓言捐一死,力与障横流。
固分为忠鬼,安能效泣囚。
诀辞贻子弟,壮语骇朋俦。
愤极拳穿扑,兵交血染髅。
不随蜍志在,甘逐远巡游。
志士闻风起,顽夫背面羞。
公身无复憾,疆事更谁筹。
学士标龙直,文阶列禁游。
湛恩沾骨肉,新庙贲林丘。
三禭虽云厚,百身安足酬。
游魂如可作,近事亦知不。
惩败从娄敬,交邻激叛侯。
未论轻汉鼎,长恐误梁瓯。
后吏谁荓螫,前修不憗留。
玉棺行有日,丹旐送无由。
渺渺河山隔,皇皇兄弟求。
非惟在原急,亦为念宗周。
魏了翁的下一首
《阁学袁侍郎以朝鲤豢龙两图见寄索和·朝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