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取消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唐] 冯延巳
花前失却游春侣,独自寻芳。
满目悲凉。纵有笙歌亦断肠。
林间戏蝶帘间燕,各自双双。
忍更思量,绿树青苔半夕阳。
正当春花怒放,携手观赏时,失却了“游春侣”!独自寻芳的心情,纵有笙歌,也
不免愁肠欲断。眼前蝶戏林间,燕穿帘栊,更使人不堪思量。词中用“各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寂。“绿树青苔半夕阳”韵味无限,耐人寻思。全词情景相渗,构思新颖,风流蕴藉,雅淡自然。体现了冯词的特色。

此词上片写“失却游春侣” “独自寻芳”之悲。花前月下,原为游春男女的聚会之地;而偏偏在这游乐之处,失却了游春之侣。花前诚然可乐,但独自一人,徘徊觅侣,则触景生情,适足添愁,甚而至于举目四顾,一片凄凉,大好春光,亦黯然失色。“纵有”句是说笙歌在游乐时最受欢迎,但无人相伴,则笙歌之声,适足令人生悲。“纵有”两字,从反面衬托失去之痛:笙歌散尽,固然使人因孤寂而断肠,但他却感到即使笙歌满耳,也仍然是愁肠欲断。
下片以见蝶燕双双,兴起孤独之感。“林间”二句写自己失却游春之侣而影单形只,但闲步四望,只见彩蝶双双,飞舞林间;燕儿对对,出入帘幕。这里用“各自双双”反衬人物的孤寂。“忍更”句是说彩蝶、燕儿都成双做对,主人公难以再耐得住自己的孤独之感。“绿树”句以景结情,夕阳斜照在绿树青苔之上的静景,正与上片的“满目悲凉”之句相拍合,韵味无限,耐人寻思。
冯延巳词具有民歌格调者不少,且善于运用比喻、起兴,如《蝶恋花》词:“几日行云何处去?”是以“行云”暗喻浪子,浪子行踪如浮云飘荡,竟然“忘却归来”。由此兴起思妇春怨:“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而这首《采桑子》词,则是以描写蝶燕双飞之乐兴起自身孑然无侣的孤独之感,这种写法在民歌中是经常使用的。全词情景相渗,构思新颖,风流蕴藉,雅淡自然,充分体现了冯词的特色。
冯延巳的下一首
《采桑子·画堂灯暖帘栊卷》

冯延巳

冯延巳(903年—960年),又作冯延己、冯延嗣,字正中,五代江都府(今江苏省扬州市)人。五代十国时南唐著名词人,仕于南唐烈祖、中主二朝,三度入相,官终太子太傅,卒谥忠肃。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有词集《阳春集》传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