惧谗
取消

惧谗

[唐] 李白
二桃杀三士,讵假剑如霜?
众女妒蛾眉,双花竞春芳。
魏姝信郑袖,掩袂对怀王。
一惑巧言子,朱颜成死伤。
行将泣团扇,戚戚愁人肠。
此诗多用典故。首联“二桃杀三士,讵假剑如霜”,用《晏子春秋》典故。相传齐国的公孙接、田开疆、古冶子三位武将,力能博虎,勇冠三军。而齐国一代名相晏婴,则主张以礼治国。有一天,他路过三人面前,未能得到应有的尊敬,就进谗言于齐景公,以“二桃奖励三勇士”之计,引起争端,致使三人自相残杀而亡。后来,诸葛亮写下一首《梁甫吟》:“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理,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相国齐晏子。”由此,诗人感叹:齐相二桃杀三士,不料假言剑如霜。次联“众女妒蛾眉,双花竞春芳”,用《左传》典故。春秋时期,齐僖公两个女儿宣姜和文姜都是绝色佳人。据说,宣姜被卫宣公姬晋看到后,竟然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原想招作儿媳,结果却占为己有。因而,待字闺中的文姜,美名远扬,各地诸侯纷纷前往齐国攀亲。在众多追求者中,文姜选中了郑国世子姬忽。那姬忽天生玉树临风,且行端礼正。于是,齐、郑两国为这一对儿女缔结下秦晋之好。谁知,姬忽听信谗言,忽然作出了退婚之举。人问其故,他回答:郑国弱小,齐国强大,公主非吾偶。(《左传·桓公六年》:“齐侯欲以文姜妻郑大子忽,大子忽辞。人问其故,大子曰:人各有耦,齐大,非吾耦也。”)就这样,一句谗言,终结了一段美好姻缘。到头来,齐僖公以政治联姻的方式,把文姜嫁给了鲁桓公姬轨。《诗经》中有许多有关文姜之诗。如《郑风·有女同车》《齐风·南山》《齐风·载驱》《齐风·敝笱》《卫风·硕人》等。然而,正是这样一位绝代佳人,遭到了“众女妒蛾眉”的种种谗言,纵然“双花竞春芳”,事实上却充满了波折、恩怨与非议。接着两联“魏姝信郑袖,掩袂对怀王。一惑巧言子,朱颜成死伤”,用《韩非子·内储》典故。战国时期,魏哀王魏政送给楚怀王熊槐一位美人,颇得宠信。夫人郑袖妒火中烧,却做出了比楚怀王还要疼爱美人的姿态,与其亲近,不时送上一些衣服玩器,并告知大王的生活习惯。魏美人由此对夫人产生了诸多好感。一天,郑袖告知她:“大王非常喜欢你,但不怎么喜欢你的鼻子。”魏美人不知如何应对。郑袖提醒她:“你只要见到大王‘常掩鼻’,则大王就会永远喜欢你。”魏美人信以为真,从此见到楚怀王,常常掩鼻而行。楚怀王心中诧异,询问夫人郑袖怎么回事。郑袖说不知道。楚怀王不信,进一步逼问。郑袖这才送出谗言:“大王,我听她常对别人说,大王有口臭,必须掩鼻方能忍受。”楚怀王一听,心中大怒,遂令人割掉魏女的鼻子。那郑袖早已关照好楚怀王身边的御者:“大王有言,必可从命。”御者当即揄刀,劓去了魏美人的鼻子。有关此事,白居易也曾写有一首《天可度》:“天可度,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但见丹诚赤如血,谁知伪言巧似簧。劝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妇为参商。”诗人借用此典,警喻后人。末联“行将泣团扇,戚戚愁人肠”是化用班婕妤的《团扇诗》:“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意思是夏天人们用扇子,到了秋天就随手仍在箱子里,曾经的恩情中道绝分,凄凄惨惨使人愁肠百结。原诗是形容爱情的,这里化用来比喻和君王的关系。
这首诗引用了四则“谗言杀人”的典故,最后落在班婕妤的“泣团扇”上,使人阅后产生一种强烈的“惧谗”之心。诗中举晏子二桃杀三士,魏妹惑于郑袖被刑二典,说明妒之危害极大。最后用班婕妤《怨歌行》之意,表达出被谗言所害,亦将有“泣团扇”的忧虑。这首小诗,回响出振聋发聩的“戚戚愁人肠”的历史颤音。
李白的下一首
《古风其三十七》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其人爽朗大方,爱饮酒作诗,喜交友。

李白深受黄老列庄思想影响,有《李太白集》传世,诗作中多以醉时写的,代表作有《望庐山瀑布》、《行路难》、《蜀道难》、《将进酒》、《梁甫吟》、《早发白帝城》等多首。

李白所作词赋,宋人已有传记(如文莹《湘山野录》卷上),就其开创意义及艺术成就而言,“李白词”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