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岘首亭空
取消

点绛唇·岘首亭空

[宋] 王安中
岘首亭空,劝君休堕羊碑泪。宦游如寄。且伴山翁醉。说与鲛人,莫解江皋珮。将归思。晕红萦翠。细织回文字。
【注释】:
据《苕溪渔隐丛话后集 》,这首词是送人归襄阳之作 。襄阳为古代军事重镇 ,历代文人墨客多有吟咏,故此词多用有关襄阳的典故。
起首两句 ,系用晋代名将羊祜镇守襄阳的故事。岘山,一名岘首山,在襄阳城南,为游赏胜地。关于羊祜《晋书·羊祜传》记述如下,祜性爱山水,每遇佳日,必登临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后“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 ,岁时飨祭焉。
望其碑者莫不流涕 ,杜预因名为堕泪碑”。故李白诗云 :“岘山临汉江,水绿沙如雪。上有堕泪碑,青苔久磨灭。”(《襄阳曲四首》其三)岘山上建有岘山亭,一名岘首亭。宋神宗熙宁元年,史中辉守襄阳,第二年“因亭之旧广而新之 ”,熙宁三年十月,欧阳修为作《岘山亭记》云 :“山故有亭,世传以为叔子(羊祜字)之所游止也。接下来两句,用山简故事。晋永嘉三年,山简镇襄阳,当时四方寇乱,天下分崩,五威不振,朝野危惧。“简优游卒岁,唯酒是耽。”(《晋书·山简传 》)《 世说新语·任诞》亦云 :“山季伦(简字)为荆州,时出酣畅,人为之歌曰 :‘山公时一醉,径造高阳池。日暮倒载归,酩酊无所知。’“高阳池在岘山南 。故李白《襄阳歌》云:“笑杀山公醉似泥 。”末句“ 且伴山翁醉”,亦有韦庄《春暮》诗“不学山公醉 ,将何自解颐 ”之意 。因用典巧妙,“宦游如寄”等句中流露出的末世情怀,隐然有了作者自况的意味。北宋末年,外患频仍,亡国之祸迫在眉睫,作者晚年仕宦颇不如意,屡遭贬谪。
词的下片就思念者说。因好友韩济之归襄阳,作者即拟思妇口吻而戏赠之。下片前两句用“丧佩”和鲛人之典。李善注引《韩诗内传》:“郑交甫遵彼汉皋台下 ,遇二女 ,与言曰:‘愿请子之佩。’二女与交甫 。交甫受而怀之 ,超然而去,十步循探之,即亡矣 。回顾二女,亦即亡矣。”汉皋台,即汉皋山,一名万山,在襄阳城西,北临汉江。神女解佩处,后名解佩渚 ,是汉江中的一个沙洲。孟浩然《万山潭作》所云“ 游女昔解佩,传闻于此山”,即指此 。鲛人,是神话传说中居于海底的怪人 。《博物志 》卷二云:“ 南海水有鲛人 ,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 。”词中借韩妻口吻寄语水居之人,勿解佩诱我丈夫。下面三句再申思夫之意,将对丈夫的深切思念织入锦字回文诗以寄 ,用的是窦滔妻苏蕙的故事 。据《 侍儿小名录》载《璇玑图叙》云:“前秦安南将军窦滔,有宠姬赵阳台,歌舞之妙,无出其右 。”而其妻“苏氏(即苏蕙)年二十一,滔镇襄阳,与阳台之任,绝苏氏之音问;苏悔恨自伤,因织锦回文,题诗二百余首,计八百余字,纵横反覆,皆为文章,名曰《璇玑图》。遣苍头赍至襄阳,滔览锦字,感其妙绝,因送阳台之关中,而具车从迎苏氏,恩好愈重。”“晕红萦翠 ”,写得活色活香与其《堞恋花·长春花》词的“晕粉揉绵”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词受江西诗派影响,连用四个典故,句句不离襄阳,不但每个典故都用得巧妙贴切,而且增加了小词的意义含量。
王安中的下一首
《虞美人·千山青比妆眉浅》
相关作者
[唐]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是唐代伟大的浪漫...
[唐] 孟浩然
孟浩然(689—740),名浩,字浩然,号孟山人,襄州襄阳(现湖北襄阳)人,世称...
[宋] 欧阳修
欧阳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汉...
[唐] 韦庄
韦庄(约836年—约910年),字端己,汉族,长安杜陵(今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附近)...
[宋] 苏氏
[南北朝] 苏蕙
苏蕙,字若兰,魏晋三大才女之一,回文诗之集大成者,传世之作仅一幅用不同颜色丝线绣...
[元] 爱山
[宋] 李善
相关诗词
《万山潭》(孟浩然)
垂钓坐磐石,水清心益闲。①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②游女昔解佩,传闻于此山。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