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吟 次歆林圣予惜春
取消

水龙吟 次歆林圣予惜春

[宋] 晁补之
问春何苦匆匆,带风伴雨如驰骤。幽葩细萼,小园低槛,壅培未就。吹尽繁红,占春长久,不如垂柳。算春常不老,人愁春花,愁只是、人间有。
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经口。那知自是,桃花结子,不因春瘦。世上功名,老来风味,春归时候。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
【注释】:
本篇抒写惜春情怀,层层铺叙,多有转折,但却不厌其详尽发露,全在于真情贯注,气势充沛,所以不必以蕴藉空灵之格求之。
上片起首五句先表达一般惜春之意,但写到花的地方,都别有寓意,说被吹落的花,是些在“小园低槛 ”之中,“壅培未就”的嫩花小朵,一经风雨,便已吹扫净尽 ;而垂柳经春 ,由鹅黄而翠绿,而密可藏鸦 ,春二三月正是柳芽萌发以至茁壮成长的时期。
“ 吹尽繁红,占春最久,不如垂柳。”占春最久”是相对“繁红”易尽而言的,这里不仅有物情的体会,有哲理的蕴藏,也反映了作者兴趣的所注。
以下四句“算春常不老,人愁春老,愁只是、人间有。”四序代谢,春去复来 ,从远看,是“春常不老 ”,这是第一点。春花易谢,春柳不凋,从长近时看 ,春总是“发生”的季节。《尔雅》云 :“春为发生 。”这是春“不老”的第二点。人因春去而愁“春老”,自然界不任其咎 ,只是人们自己在那里多愁善感罢了。作者写到这里,在“惜春”这个题目上已把自己的见解阐述清楚,使用的不是如陈季常《无愁可解》那样纯是理性的语言,它有景语,有情语,也有一点苏东坡的旷逸之气。
过片接过上文“ 春常不老”“愁只是、人间有”的命题 ,结合人们包括自己所谓春恨表现 ,自嘲自解。“春恨十常八九,忍轻辜、芳醪经口”,化用“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的成语,说明每当春去匆匆,风雨摧花时 ,必生怅恨,唯有借酒遣之。这是自嘲。
“那知自是 ,桃花结子,不因春瘦”,桃花之落,是因为它要结实了 ,而不是春之无情 ,有意造成“红瘦 ”的局面。语本中唐诗人王建《宫词》“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的诗意。说明白了这是自然规律 ,那么春恨便无须发生了。这是自解。以上就“惜春”题目反复推究,把花开花落的常见现象从物理和哲理上加以剖析,心理上的疙瘩似乎可以消除,但作者之所以费如许笔墨写出他已经明白了的自然界的道理,却是为了衬托出他还不曾明白、不能解决、正在苦恼的政治 、人生方面的“ 春归”问题。这才是这首词的主旨。
“世上功名三句”直接切入主题 。“世上功名”是为国家立功扬名,在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心目中有一个从读书、应试、为官到建功立业的打算 。“老来风味 ”:人生一世,由少而壮而老的最后阶段。而这两方面 ,在作者此时来说 ,都已到了“春归时候”,即事业无成,人已老大。词的这几句便反映了他的思想感慨。“纵樽前痛饮,狂歌似旧,情难依旧”,纵能借歌酒自我排遣,奈何已失的政治上的和人生的青春不能恢复,豪情难似旧时,这才是作者所无法譬解的那种“惜春”之情。
此词写“惜春”题目,而落笔颇与他人不同,抒情融以说理,理性多于感情,在惜春词中别具一格。

晁补之

晁补之(公元1053年—公元1110年),字无咎,号归来子,汉族,济州巨野(今属山东巨野县)人,北宋时期著名文学家。为“苏门四学士”(另有北宋诗人黄庭坚秦观张耒)之一。曾任吏部员外郎、礼部郎中。工书画,能诗词,善属文。与张耒并称“晁张”。其散文语言凝练、流畅,风格近柳宗元。诗学陶渊明。其词格调豪爽,语言清秀晓畅,近苏轼。但其诗词流露出浓厚的消极归隐思想。著有《鸡肋集》、《晁氏琴趣外篇》等。
相关作者
[唐] 王建
王建(768-835),字仲初,颍川(今河南许昌)人,唐朝诗人。 出身寒微,一生潦倒。曾一度从军,...
[唐] 陈季
[明] 唐诗
相关诗词
《宫词》(王建)
蓬莱正殿压金鳌,红日初生碧海涛。闲著五门遥北望,柘黄新帕御床高。殿前传点各依班,召对西来八诏蛮。上得...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