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信取虚空无一物
取消

临江仙·信取虚空无一物

[宋] 朱敦儒
信取虚空无一物,个中著甚商量。风头紧后白云忙。风元无去住,云自没行藏。
莫听古人闲语话,终归失马亡羊。自家肠肚自端详。一齐都打碎,放出大圆光。
【注释】:
这首《临江仙》以禅语入词,通篇说理,贵在理趣之通脱,有一种虚空之美。
上片以形象描写来阐释佛家教义 。“信取”两句拈出了万缘皆空的话头叫破全章题旨。“信取”,即相信上了的意思。“取”字助词,意近于“得”。“虚空”,佛学名词,本指无任何质碍可以容纳一切色象的空间,这里有四大皆空的意味。既然大千世界不过是廓然无物的空幻之象,那么尘世上的是非功过又有什么值得计较的呢?“风头”三句紧承上意,以取类比象的手法对题旨加以形象的说明。风儿一阵猛吹,白云随风飘荡,看来好不热闹。殊不知这风和云并没有动和静、行和止的变化,人们眼中所见的不过是众生所妄见的幻象而已。这就是上片所包含的意蕴。
过片以后径直大发议论 ,文意一跌,别起波澜。“莫听”两句是对昔贤论述的批判与否定。这里用了两个典故 :“失马”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之意,典出《淮南子》;“亡羊”即亡羊补牢,语出《 战国策》。在朱敦儒看来,不论你怎么说,羊毕竟丢了,马毕竟跑了,一切雄辩,无济于事。在作者心目中,这种得失祸福转化论,并没有超越个人利害,乃是一种执妄之见,因而只能是一种不足取的“闲话语”而已。那末,什么才是词人所认可的正确的态度呢?经过前面一番破立之后,由正而反而合 。“自家”三句就是作者所开出的超度苦厄之方。自己的心腹事,应由自己来审度处置,不要被古人的议论所桎梏,不要在圣贤的书籍中去寻求慰藉。只有打翻一切陈言与说教,跳出三界外 ,不在五行中,才能悟得真知,超凡成佛。
“大圆光 ”,指佛菩萨头上的祥光。大乘教义认为众生皆可成佛,一切觉行圆满者都是佛。试图从佛家的经义中求得精神的解脱,这就是作者此词所表述的意蕴。
此词首以虚空立意,一气旋折,直贯篇末,而与“放出大圆光”相绾合,笔意绵密,颇见作者之功力。

朱敦儒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洛阳人。历兵部郎中、临安府通判、秘书郎、都官员外郎、两浙东路提点刑狱,致仕,居嘉禾。绍兴二十九年(1159)卒。有词三卷,名《樵歌》。朱敦儒获得“词俊”之名,与“诗俊”陈与义等并称为“洛中八俊”(楼钥《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朱敦儒著有《岩壑老人诗文》,已佚;今有词集《樵歌》,也称《太平樵歌》,《宋史》卷四四五有传。今录诗九首。
相关作者
[明] 陈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