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字木兰花·刘郎已老
取消

减字木兰花·刘郎已老

[宋] 朱敦儒
刘郎已老。不管桃花依旧笑。要听琵琶。重院莺啼觅谢家。曲终人醉。多似浔阳江上泪。万里东风。国破山河落照红。
【注释】:
这首小令是作者少有的用典佳作 。化他人之典,自然贴切,如同己出,实为妙笔。
词的开头两句用了两个典故。首句用唐诗人刘禹锡《重游玄都观》诗中的“前度刘郎今又来”的“刘郎”自谓。当年刘禹锡写这首诗,是在两次被贬南方之后,已经步入老年,有许多感慨。而朱敦儒写这首词也是在南渡之后,也老了,同有刘郎已老、暗伤怀抱之意。次句是用唐诗人崔护《题都城南庄》诗中的:“桃花依旧笑春风”。这个典故,在词里多次出现过,例如晏几道《 御街行》的 :“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这是改用。袁去华《瑞鹤仙》的:“他年重到,人面桃花在否?”这是实用。而朱敦儒此处则是活用,他截去崔护诗句末尾的“春风”两字,和词的前一句“刘郎已老”紧密相连,语意有如一气呵成。这两句是说,自己老了,“不管桃花依旧笑”,当然更不管“人去楼空 ”,大有“万事不关心”之慨。
接着两句说自己没有歌儿舞女,要听琵琶,就只有到歌妓家去。
下片开头一句“曲终人醉 ”。接着上片的“听琵琶”而来,说琵琶弹奏完了,人也醉了。我们从上片表达的词人的思想感情来看,下面接着出现类似“醉向花间倒”(《点绛唇》)、“我自阖门睡,高枕笑浮生”(《水调歌头》)的内容,是顺理成章的。但是,词至此却笔锋急转,突然出现了又一个典故 :“多似浔阳江上泪 ”。老词人哭了,而且是哭得那么伤心,和当年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浔阳江上听琵琶后有感于天涯沦落而掉的泪一样多 。当我们还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时,词又以直下之势告诉我们 :“万里东风,国破山河落照红 。”词人面对东风万里,落日映照的河山,想到中原失地,恢复无望。这对于身遭国破家亡之难、辗转流离南方的朱敦儒来说,心中悲慨又胜别个。
这首词风格明快,感情浓烈。是一首动人的小令。
朱敦儒的下一首
《减字木兰花·慵歌怕酒》

朱敦儒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洛阳人。历兵部郎中、临安府通判、秘书郎、都官员外郎、两浙东路提点刑狱,致仕,居嘉禾。绍兴二十九年(1159)卒。有词三卷,名《樵歌》。朱敦儒获得“词俊”之名,与“诗俊”陈与义等并称为“洛中八俊”(楼钥《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朱敦儒著有《岩壑老人诗文》,已佚;今有词集《樵歌》,也称《太平樵歌》,《宋史》卷四四五有传。今录诗九首。
相关作者
[唐] 白居易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乐天,号香山居士,又号醉吟先生,祖籍太原,到其曾...
[唐] 刘禹锡
刘禹锡(772年—842年),字梦得,河南洛阳人,自称“家本荥上,籍占洛阳”,又...
[宋] 晏几道
晏几道(1038年5月29日—1110年),北宋著名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
[唐] 崔护
崔护(772—846年),字殷功,唐代博陵(今河北定州)人,生平事迹不详,唐代诗...
[宋] 袁去华
袁去华,字宣卿,江西奉新(一作豫章)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宋高宗绍兴末前后在世。绍...
[明] 唐诗
相关诗词
《题都城南庄》(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元和十年自郎州召至京师戏赠》(刘禹锡)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附:再游玄都观百...
《再游玄都观》(刘禹锡)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御街行·街南绿树春饶絮》(晏几道)
街南绿树春饶絮雪满游春路树头花艳杂娇云树底人家朱户北楼闲上疏帘高卷直见街南树栏干...
《瑞鹤仙·郊原初过雨》(袁去华)
郊原初过雨。见败叶零乱,风定犹舞。斜阳挂深树。映浓愁浅黛,遥山眉妩。来时旧路。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