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幸·淡妆多态
取消

薄幸·淡妆多态

[宋] 贺铸
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
便认得琴心先许,与绾合欢双带。
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浅笑娇无奈。
向睡鸭炉边,翔鸳屏里,羞把香罗偷解。
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
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却恨重帘碍。
约何时再,正春浓酒困,人闲昼永无聊赖。
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注释】:
又作:艳真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便认得、琴心相许,与写宜男双带。记画堂、斜月朦胧,轻颦微笑娇无奈。便翡翠屏开,芙蓉帐掩,与把香罗偷解。自过了收灯後,都不见、踏青挑菜。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翻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正春浓酒暖,人闲昼永无聊赖。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①滴滴:形容眼波不时注视的样子。
②睐:斜望。
③琴心:以琴声达意。
④绾:盘结。 合欢带:与“同心结”同意。
⑤烧灯:指元宵节。

【评解】

这首怀人之作,可能是通过对男女恋情的吟咏,别有寄托。上片追忆前欢,抒写当初相遇时的情景。下片写别后相思之苦。全词铺叙详尽,情致委曲。在北宋慢词艺术上有较高成就。

【集评】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凡闺情之词,淡而不厌,哀而不伤,此作当之。
周济宋四家词选》:耆卿于写景中见情,故淡远。方回于言情中布景,故秾至。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阕追叙前欢,下阕言紫燕西来,已寄书多阻,姑借酒以消磨永昼。乃酒消睡醒,仍日未西沉,清昼悠悠,遣愁无计,极写其无聊之思。原题云:《忆故人》,知其眷恋之深,调用《薄倖》,殆其自谓耶?
张文潜《东山词集序》:乐府妙绝一世,盛丽如游金、张之堂,妖冶如揽嫱、施之祛。
--引自惠淇源《婉约词》

这是一首怀念昔日情人的词。词的上片写男主人公与情人相识,相爱和相恋的经过,下片写离别后男主公的相思之苦。全篇既热烈奔放,又缠绵悱恻,前欢与今愁,铺叙详尽,情致婉曲,且熔景入情,秾丽之极,读来令人叹惋。
起首二句写伊人虽淡妆亦多姿,初次见面,她用那双明亮的双眸频频回首相见。词人首先写情人的淡装和目光,可见这两点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郎有情 ,妾有意 ,于是“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这两句暗用司马相如卓文君之典,说明二人己目成心许。”“记画堂”句,正面描写了欢会时伊人轻颦浅笑的娇媚之态。接着“向睡鸭炉边”以下三句写欢会的地点,在睡鸭形的熏炉边,在绘有翔鸾花纹的屏风内,他们双双好合了。
过片承上,说那次欢会是灯节之时,同时又开启下文,说除灯节外,还有踏青节和挑菜节可以重温旧梦 ,但“过了”“不见”又点出:实际上,这两次都未见到伊人的踪影。“几回凭双燕”以下三句,用典,写男主人公几次设法与对方联系,但都障碍重重,音信难通。接下来迸出一句“约何时再”的慨叹。最后四句写男主人公在绵绵相思中更觉春浓酒困,所以无情无义地昏睡起来,待到他一觉醒来时,日影仍在花梢之上。
此词写人 、写事 、写情、均层层深入,一泻无余,细腻婉转 。全词熔情入景,故淡远;熔景入情,故秾丽 。于言情中布景,景即是情,情则愈加浓烈,这种高超的艺术手法,对于作者抒写从恋的狂欢到离别相思的辛酸这一情感历程 ,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贺铸

贺铸(1052~1125),北宋词人。字方回,又名贺三愁,人称贺梅子,自号庆湖遗老。汉族,祖籍山阴(今浙江绍兴),出生于卫州共城县(今河南辉县市)。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

贺铸长身耸目,面色铁青,人称贺鬼头,曾任右班殿直,元佑中曾任泗州、太平州通判。晚年退居苏州,杜门校书。不附权贵,喜论天下事。

能诗文,尤长于词。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用韵特严,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旷,语言浓丽哀婉,近秦观晏几道。其爱国忧时之作,悲壮激昂,又近苏轼。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足见其影响。
相关作者
[汉] 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约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长卿,汉族,蜀郡成都人,祖籍左冯翊夏阳(今陕西韩城南)侨...
[明] 李攀龙
李攀龙(1514年5月12日—1570年9月18日),字于鳞,号沧溟,山东济南府历城(今山东济南)人...
[清] 周济
[宋] 方回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