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
取消

浣溪沙

[宋] 贺铸
楼角初消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
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捻粉香归洞户,更垂帘幕护窗纱。
东风寒似夜来些。
这首词全篇写景,却又能寄情于言外。句句绮丽,字字清新,无句不美。上片写室外景色,展现一幅清丽澹雅的图画,使人有超然世外之感。下片写室内情景。玉人捻香归户,低垂帘幕,微感春寒。全词写景潇洒出尘,风格颇与“花间”相近。

这首小令为描述美人折梅、护梅寄情之作。全词只用42个字,勾画出一幅恬静淡雅的画面,表现了作者浓浓的喜爱之情,寄托了对怀春少女的无限同情。
上片写户外之景。“楼角处销一缕霞”句,不写高楼全貌,只取一角,具有“动人春色不须多”之效。“处销”言时间上有个变化过程。“淡淡杨柳暗栖鸦”中“淡淡杨柳”交代出初春季节,“暗”字言藏之深,给人以清幽之感。更美的是“玉人和月摘梅花”句,玉人、月夜、梅花三者本身都是美的,现在组合到一起,相互映衬,构成一幅超凡脱俗的画面,该是何等美景啊!至此作者喜爱之情不言自明了。
下片写的是室内之景,景中有情。“笑捻粉香归洞户”中的“笑"字衬托出少女的惬意之情,”捻“写出少女对梅花爱不释手、用心玩赏的心态,”归洞户“则让我们似乎看到少女轻盈的步态。从”更垂帘幕护窗纱“可知少女在园中站立时间之长,亦可知这正是”东风寒似夜来些“的结果。但我们若将后两句联系起来看,设想为少女回到房中,想到自己形单影只,见窗外东风吹起送来寒意,因而内心更觉”寒“,岂不更富有韵味么?诗人正是借助这些景物来揭示独处深闺中的少女内心的隐微活动,寄托对少女的同情之心。全词容情入景、深婉密丽,显示出盛丽、幽洁的风格。
贺铸的下一首
《浣溪沙·双鹤横桥阿那边》

贺铸

贺铸(1052~1125),北宋词人。字方回,又名贺三愁,人称贺梅子,自号庆湖遗老。汉族,祖籍山阴(今浙江绍兴),出生于卫州共城县(今河南辉县市)。出身贵族,宋太祖贺皇后族孙,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称远祖本居山阴,是唐·贺知章后裔,以知章居庆湖(即镜湖),故自号庆湖遗老。

贺铸长身耸目,面色铁青,人称贺鬼头,曾任右班殿直,元佑中曾任泗州、太平州通判。晚年退居苏州,杜门校书。不附权贵,喜论天下事。

能诗文,尤长于词。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用韵特严,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旷,语言浓丽哀婉,近秦观晏几道。其爱国忧时之作,悲壮激昂,又近苏轼。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足见其影响。
相关作者
[宋] 胡仔
[宋] 方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