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莲令·月华收
取消

采莲令·月华收

[宋] 柳永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
西征客、此时情苦。
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
千娇面、盈盈伫立,
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
贪行色、岂知离绪。
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
更回首、重城不见,
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注释】

①月华收:指月亮落下,天气将晓。
②临歧:岔路口。此指临别。
③脉脉:含情貌。

【评解】

斜月西沉,霜天破晓,执手相送,情何以堪!这首送别词,既表现了送行者的无限
依恋,也抒写了行人的感怀。把送别和别后相思的情景,层层铺开。深刻细致地写出了
人物的感受。最后以景结情,倍觉有情。全词铺叙展衍,层次分明而又曲折婉转。
不仅情景“妙合”,而且写景、抒情、叙事自然融合,完美一致。体现了柳词的特
色。

【集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初点月收天曙之景色,次言客心临别之凄楚。“翠
娥”以下,皆送行人之情态。执手劳劳,开户轧轧,无言有泪,记事既生动,写情亦逼
具。“断肠”一句,写尽两面依依之情。
换头,写别后舟行之速。“万般”两句,写别后心中之恨。“更回首”三句,以远
景作收,笔力千钧。上片之末言回顾,谓人。此则谓舟行已远,不独人不见,即城亦不
见,但见烟树隐隐而已。一顾再顾,总见步步留恋之深。屈子云:“过夏首而西浮兮,
顾龙门而不见。”收处仿佛似之。
《唐宋词鉴赏集》:况周颐《蕙风词话》云:“盖写景与言情,非二事也。善言情
者,但写景而情在其中,此等境界,惟北宋词人往往有之。”从这首词的结句很可以看
出这一特点,它在情景交融方面,的确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在这一点上,也可以说它
“高处不减唐人”。

柳永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相关作者
[近代] 况周颐
况周颐(1859~1926),晚清官员、词人。原名况周仪,因避宣统帝溥仪讳,改名况周颐。字夔笙,一字...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