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百花·飒飒霜飘鸳瓦
取消

斗百花·飒飒霜飘鸳瓦

[宋] 柳永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
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
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
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殢纨扇。
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
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①“斗百花”:词牌之名。此词借写汉武帝时皇后陈阿娇失宠于武帝,在深秋时的愁苦和怨恨,表达对世上女人的同情。上片写陈阿娇所居之长门宫的萧瑟秋景和陈阿娇的愁苦情怀。秋之萧瑟与陈阿娇的愁苦情状构成了一幅极为凄凉的图画。下片写陈阿娇猜测被汉武帝所冷落的原因与自己的无耐和怨恨。
②飒飒霜飘鸳瓦:飒飒,本为风雨之声的象声词,此处专指深秋之风声;鸳瓦,鸳鸯瓦,即成双成对的瓦。飒飒霜飘鸳瓦,是说深秋的冷风吹动鸳鸯瓦上的霜花,长门宫一派深秋之萧瑟气象。
③翠幕轻寒微透:翠幕,绿色的帷幕,是陈阿娇的床帐;轻寒,深秋之寒不比严冬之寒,所以称轻寒;微透,微微透过陈阿娇的绿色床帐,吹到陈阿娇的身上。翠幕轻寒微透,是写长门宫宫内情景,吹进长门宫的虽是微寒,但也足以表现出长门宫之清冷。
④长门深锁悄悄:长门,即陈阿娇失宠于汉武帝后所居之宫;深锁悄悄,由于陈阿娇失宠,汉武帝已不再驾临,所以长门宫被紧紧地锁了起来,陈阿娇在长门宫所过的乃是一种被软禁的生活,由于汉武帝之不驾临,宫女等也被减少,所以也就悄悄了。
⑤满庭秋色将晚:满庭,长门宫的庭院;秋色将晚,是说已经到了深秋将要入冬时分了。秋色本为普天下之色,此处说满庭将秋色独给了长门宫。汉宫中除长门宫外,虽至深秋甚而严冬,由于有汉武帝之宠爱,也表现为一种春意长存之象。
⑥重阳泪落如珠:重阳,重阳节,乃是农历的九月九日,此日按民俗都结伴登高饮菊花酒,而陈阿娇被锁深宫,只能眼看菊蕊泪落如珠。
⑦长是淹残粉面:长是,经常是;淹残粉面,泪水将脸上的胭脂花粉冲浇得残缺不全。
⑧鸾辂音尘远:鸾辂,鸾车,皇帝所乘坐的车。此句是说汉武帝很久没到长门宫来了,他的鸾车都是往其他宫去的,陈阿娇听到鸾车的铃声好像离此长门宫很远。
⑨寄情空纨扇:,困扰,纠缠不清。此句是说陈阿娇对汉武帝纠缠不清的感情,汉武帝却绝不理睬,只有把此种相思之情向纨扇倾诉了。纨扇,是一种细绢所制的团扇。既写陈阿娇的多情,又写汉武帝的无情。
当初怪妾辞辇:辇,皇帝所乘坐的车子。此句是说陈阿娇猜测被汉武帝冷落的原因,可能是当初汉武帝让自己同他同乘一辇,而自己却推辞了之故。
陡顿今来:陡顿,突然;今来,现在。这句的意思是,由于当初有辞辇之举,才造成今天这种结果。
宫中第一娇娆:宫中,指汉宫之中,并非仅指长门宫。此句说陈阿娇认为自己在汉宫的所有嫔妃之中是最美的一位。
却道昭阳飞燕:昭阳,指昭阳宫;飞燕,指赵飞燕。因赵飞燕居于昭阳宫,因此称为昭阳飞燕。此句的意思是说,本来我陈阿娇是汉宫中的第一美人,现在却因为我的失宠,说那赵飞燕是第一美人了。其实赵飞燕为汉成帝后,与陈阿娇相距一百余年,此处系作者用典之误

柳永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