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子·秋暮
取消

甘草子·秋暮

[宋] 柳永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
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池上凭阑愁无侣。
奈此个、单栖情绪。
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注释】:
①此词写一年轻女子在深秋之日思念情郎和孤寂无聊的心绪。上片写晚秋景色的凄凉;下片写没有情郎为伴,心绪不宁和百无聊赖。
②乱洒衰荷:乱洒,无规则的洒;衰荷,衰老枯萎的荷。此句是说晚秋时节荷花已经衰老枯萎,又逢一场秋雨。
③颗颗真珠雨:真珠雨,秋雨从莲蓬上滚落下来,有如真珠一般。
④雨过月华生:秋雨过后,月光又在天空出现了。月华,月亮的光华。
⑤冷彻鸳鸯浦:鸳鸯浦,鸳鸯栖息的水塘。此句是承上句,说秋雨过后,天气越发冷了,本来栖息鸳鸯的水塘好像都被冷透了。
⑥池上凭栏愁无侣:池上,鸳鸯浦上;凭栏,依靠在鸳鸯浦边的栏杆上向鸳鸯浦里看;愁无侣,由于天气转冷,鸳鸯迁徙走了,鸳鸯浦里没鸳鸯,池里没有情侣,而自己也是独自凭栏,亦无伴侣,因此称愁无侣。此句既是写自然景观也是写孤寂少女的心绪。
⑦奈怎个:奈,无奈;怎个,怎么样。此句是说愁无侣又能怎么样呢?
⑧单栖情绪:单栖,没有伴侣,孤单地独自栖息。此句是承上句“奈怎个”而来,是说单栖的情绪是个无可奈何的情绪。
⑨却傍金笼共鹦鹉:却傍金笼,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得依傍在金丝鸟笼旁边;共鹦鹉,和鹦鹉在一起。
念粉郎言语:念,说;粉郎,美貌的情郎;言语,说过的话。此句是说这位多情少女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和鹦鹉逗话,重复情郎曾经说过的话,以疗相思之苦
------------------------------------------------
这首《 甘草子 》是一篇绝妙的闺情词,属小令词。
上片写女主人公池上凭阑的孤寂情景。秋天本易触动寂寥之情,何况“秋暮”。“乱酒衰荷,颗颗真珠雨”,比喻贴切,句中“乱”字亦下得极好,它既写出雨洒衰荷历乱惊心的声响,又画出跳珠乱溅的景色,间接地,还显示了凭阑凝伫、寂寞无聊的女主人公的形象。紧接着,以顶针格写出“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两句。词连而境移,可见女主人公在池上阑边移时未去,从雨打衰荷直到雨霁月升。雨来时池上已无鸳鸯,“冷彻鸳鸯浦”即有冷漠空寂感,不仅是雨后天气转冷而已,这对女主人公之所以愁闷是一有力的暗示。
过片“池上凭阑愁无侣”一句收束上意,点明愁因 。“ 奈此个、单栖情绪”则推进一层,写孤眠之苦,场景也由池上转入屋内。此词妙在结尾二句别开生面 ,写出新意 :“ 却傍金笼共鹦鹉 ,念粉郎言语。”荷塘月下,轩窗之内,一个不眠的女子独自在调弄鹦鹉,自是一幅绝妙仕女图。而画图难足的,是那女子教鹦鹉念的“言语”,不直写女主人公念念不忘“粉郎”及其“言语”,而通过鹦鹉学“念”来表现,实为婉曲含蓄。鸟语之后,反添一种凄凉,因鸟语之戏不过是自我安慰,又岂能真正遗志空虚。
《 金粟词话》云:“柳耆卿‘却傍金笼教鹦鹉,念粉郎言语’,《花间》之丽句也。”是说柳永此词的尾句 ,类花间派 ,语辞艳丽,各是异彩,如“真珠”、“月华”、“鸳鸯”、“金笼”、“鹦鹉”等皆具辞彩。然不同的是环境的华美不能掩盖人物心境的空虚,这样写恰有反衬的妙用。

柳永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相关作者
[唐] 无可
[宋] 柳耆
[明] 鹦鹉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