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斗鸭池南夜不归
取消

鹧鸪天·斗鸭池南夜不归

[宋] 晏几道
斗鸭池南夜不归,
酒阑纨扇有新诗。
云随碧玉歌声转,
雪绕红琼舞袖回。

今感旧,欲沾衣,
可怜人似水东西。
回头满眼凄凉事,
秋月春风岂得知。
【注释】:

此为感旧词。作者在词中通过今昔对比,抒发了深沉悲凉的伤时感逝情怀和身世之慨。
词的上片写当年在斗鸡池边征歌逐舞、饮酒赋诗的盛况 。首两句写昼夜相继的游赏欢宴。酒阑之后,兴犹未尽,还在歌女的纨扇上题遍绮丽的新诗,可以想见词人的情意气 。这两句用淡墨浅染,略点宴乐,然后用浓墨重彩钩勒。“云随”两句写的是天上的云,也像随着碧玉的歌声而飘转;红琼的舞袖回旋,仿佛裹着一身飞雪 。“碧玉”、“红琼 ”,是歌儿舞女的代称 。本词中所指的或许是小晏最眷恋的小莲。《小山词》中尚有一首《鹧鸪天》,特为小莲而作,亦有“云随绿水歌声转,雪绕红绡舞袖垂”之句,语意与本词相仿。小晏写歌声高亢 ,不说“响遏行云”,而是易“遏”为“随”为“转”,赋予歌声更大的感染力,可谓点铁成金;写舞态婆娑,如流风回雪,亦极生动形象。活色生香,酣歌畅舞,可知小晏此时之乐,自不免要纨扇题诗了。近世论者,尝举此联与大晏的“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相比,认为两联意同而小晏造语尤胜。
过片三句,点明词旨为怀旧。词人追怀往事,不禁泪下沾衣。最令人痛苦莫过于两人象各向东西分流的水那样,再也不能会合在一起了。可能此时小莲也不知去向了。词人发出了深沉的叹息 :“回头满眼凄凉事,秋月春风岂得知 !”依旧是那皎洁的秋月,依旧是那温煦的春风,但那个人儿早已不在眼前了,连同她清越的歌声,连同她妙曼的舞态,所留下的只是满眼凄凉 。“秋月春风”四字 ,包涵了无限的哀思。“岂得知”三字,是孤寂的词人绝望之语,属反诘用法。

晏几道

晏几道(1038年5月29日—1110年),北宋著名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晏殊第七子。

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性孤傲,中年家境中落。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表达情感直率。多写爱情生活,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有《小山词》留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