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月皎惊鸟栖不定
取消

蝶恋花·月皎惊鸟栖不定

[宋] 周邦彦
月皎惊鸟栖不定。
更漏将阑,轳辘牵金井。
唤起两眸清炯炯,
泪花落枕红绵冷。

执手霜风吹鬓影。
去意徘徊,别语愁难听。
楼上阑干横斗柄,
露寒人远鸡相应。
【注释】

①轣辘:井上的汲水器。金井:井的美称。
②炯炯:明亮闪光貌。
③阑干:横斜的样子。斗柄:北斗七星的第五至第七的三颗星象古代酌酒所用的斗
把,叫做斗柄。斗柄尚见,喻天未破晓。

【评解】

这是一首写离情的词。将依依不舍的惜别之情,表达得历历如绘。破晓时别离情状,
缠绵悱恻,写情透骨。别恨如此,遂不知早寒九为苦矣。两人执手相别后,惟见北斗横
斜,耳边晨鸡唱晓,内心益觉酸楚。

【集评】

黄蓼园《蓼园词选》:按首一阕言未行前闻鸟惊漏残,轣辘响而惊醒泪落。次阕言
别时情况凄楚,玉人远而惟鸡相应,更觉凄惋矣。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唤起”句,形容睡起之妙。
王世贞《艺苑扈言》:美成能作景语,不能作情语;能入丽字,不能入雅字 以故
价微劣于柳。然至“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送别,景真情真。“月皎”句点明夜深。“更漏”
两句,点明将晓。天将晓即须赶路,故不得不唤人起,但被唤之人,猛惊将别,故先眸
清,而继之以泪落,落泪至于湿透红绵,则悲伤更甚矣。
以次写睡起之情,最为传神。“执手”句,为门外语别时之情景,“风吹鬓影”,
写实极生动。“去意”二句,写难分之情亦缠绵。“楼上”两句,则为人去后之景象。
斗斜露寒,鸡声四起,而人则去远矣。
此作将别前、方别及别后都写得沉着之至。

周邦彦

周邦彦(1057—1121),北宋著名词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少年时期个性比较疏散,但相当喜欢读书。

神宗赵顼元丰初,在汴京作太学生,写了一篇《汴都赋》,描述当时汴京盛况,歌颂了新法,受到赵顼的赏识,被提拔为太学正。以后十馀年间,在外飘流,作过庐州(今安徽合肥市)教授、溧水(在今江苏省)县令等。哲宗赵煦绍圣三年(1096)以后,又回到汴京,作过国子监主簿、校书郎等官。徽宗赵佶时,提举大晟府(最高音乐机关),负责谱制词曲,供奉朝廷。又外调顺昌府、处州等地。后死于南京(今河南商丘市南)。

周邦彦精通音律,曾创作不少新词调。作品多写闺情、羁旅,也有咏物之作。格律谨严,语言曲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为后来格律词派词人所宗。作品在婉约词人中长期被尊为“正宗”。旧时词论称他为“词家之冠”或“词中老杜”,是公认“负一代词名”的词人,在宋代影响甚大。有《清真居士集》,已佚,今存《片玉集》。
相关作者
[明] 王世贞
王世贞(1526年12月8日-1590年12月23日),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yǎn)州山人,南直...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