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哀
取消

峡哀

[唐] 孟郊
昔多相与笑,今谁相与哀。峡哀哭幽魂,噭噭风吹来。
堕魄抱空月,出没难自裁。齑粉一闪间,春涛百丈雷。
峡水声不平,碧沲牵清洄。沙棱箭箭急,波齿龂龂开。
呀彼无底吮,待此不测灾。谷号相喷激,石怒争旋回。
古醉有复乡,今缧多为能。字孤徒仿佛,衔雪犹惊猜。
薄俗少直肠,交结须横财。黄金买相吊,幽泣无余漼。
我有古心意,为君空摧颓。
上天下天水,出地入地舟。石剑相劈斫,石波怒蛟虬。
花木叠宿春,风飙凝古秋。幽怪窟穴语,飞闻肸蚃流。
沉哀日已深,衔诉将何求。
三峡一线天,三峡万绳泉。上仄碎日月,下掣狂漪涟。
破魂一两点,凝幽数百年。峡晖不停午,峡险多饥涎。
树根锁枯棺,孤骨袅袅悬。树枝哭霜栖,哀韵杳杳鲜。
逐客零落肠,到此汤火煎。性命如纺绩,道路随索缘。
奠泪吊波灵,波灵将闪然。
峡乱鸣清磬,产石为鲜鳞。喷为腥雨涎,吹作黑井身。
怪光闪众异,饿剑唯待人。老肠未曾饱,古齿崭岩嗔。
嚼齿三峡泉,三峡声龂龂。
峡螭老解语,百丈潭底闻。毒波为计校,饮血养子孙。
既非皋陶吏,空食沉狱魂。潜怪何幽幽,魄说徒云云。
峡听哀哭泉,峡吊鳏寡猿。峡声非人声,剑水相劈翻。
斯谁士诸谢,奏此沉苦言。
谗人峡虬心,渴罪呀然浔。所食无直肠,所语饶枭音。
石齿嚼百泉,古风号千琴。幽哀莫能远,分雪何由寻。
月魄高卓卓,峡窟清沉沉。衔诉何时明,抱痛已不禁。
犀飞空波涛,裂石千嶔岑。
峡棱剸日月,日月多摧辉。物皆斜仄生,鸟亦斜仄飞。
潜石齿相锁,沉魂招莫归。恍惚清泉甲,斑斓碧石衣。
饿咽潺湲号,涎似泓浤肥。峡青不可游,腥草生微微。
峡景滑易堕,峡花怪非春。红光根潜涎,碧雨飞沃津。
巴谷蛟螭心,巴乡魍魉亲。啖生不问贤,至死独养身。
腥语信者谁,拗歌欢非真。仄田无异稼,毒水多狞鳞。
异类不可友,峡哀哀难伸。
峡水剑戟狞,峡舟霹雳翔。因依虺蜴手,起坐风雨忙。
峡旅多窜官,峡氓多非良。滑心不可求,滑习积已长。
漠漠涎雾起,龂龂涎水光。渴贤如之何,忽在水中央。
枭鸱作人语,蛟虬吸水波。能于白日间,谄欲晴风和。
骇智蹶众命,蕴腥布深萝。齿泉无底贫,锯涎在处多。
仄树鸟不巢,踔塔猿相过。峡哀不可听,峡怨其奈何。

孟郊

孟郊(751—814),字东野,唐代著名诗人。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县)人,祖籍平昌(今山东德州临邑县)。先世居洛阳(今属河南洛阳),后隐居嵩山。

孟郊两试进士不第,四十六岁时才中进士,曾任溧阳县尉。由于不能舒展他的抱负,遂放迹林泉间,徘徊赋诗。以至公务多废,县令乃以假尉代之。后因河南尹郑余庆之荐,任职河南(河南府今洛阳),晚年生活多在洛阳度过。唐宪宗元和九年,郑余庆再度招他往兴元府任参军,乃偕妻往赴,行至阌乡县(今河南灵宝),暴疾而卒,葬洛阳东。张籍私谥为”贞曜先生“。

孟郊工诗。因其诗作多写世态炎凉,民间苦难,故有“诗囚之称”,与贾岛并称“郊寒岛瘦”。孟诗现存500多首,以短篇五古最多。今传本《孟东野诗集》10卷。

推荐使用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