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刚中
取消

[宋] 郑刚中

收录:633首
401

《宿撞抗刘家店》

虺殨老马踏深泥,投宿村坊灯火微。
休问客依何似冷,床前犹有雪花飞。
402

《随凤翔有何日在堤霜后路乱飞榆柳踏平沙之句》

沐雨抗尘几万里,劳生令我忆山家。
秋风小艇浮棋局,野色侵帘水见沙。
403

《题大龙湫》

龙湫喷薄高且清,自料吾心略相似。
因流顺势无隐情,倾倒向人只如此。
404

《题异香花俗呼指甲花》

小比木犀无蕴藉,轻黄碎蕊乱交加。
邦人不解听谁说,一地再为指甲花。
405

《晚雨》

连日午后雨,势欲漂茅屋。
雨从炎海来,初不洗烦溽。
展开全文
残虹挂云端,落照明如烛。
舍中不胜困,散步眺林簏。
浑地一叶动,寂立类枯木。
徘徊傍西檐,意颇不自足。
举扇招微风,送这入修竹。
收起
406

《午睡》

藜羹饭脱粟,穷达未须计。
日中困炎曦,到枕即昏睡。
展开全文
营营百为扰,合眼尽遗弃。
悠然一榻间,烂熟见真意。
欲识太古风,去此不多地。
我愿四海平,圭窦永无事。
夏卧法曹簟,冬梦公孙被。
收起
407

《夏夜小雨独坐》

杜门惟一静,夏日不知长。
竹下小窗暗,灯前飞雨凉。
展开全文
棋低无对手,饮少信中肠。
此意此时节,寻眠未用忙。
收起
408

《夏夜用人韵》

散员居事外,罪籍比刑馀。
敢歉山樊热,惟惊岁月除。
展开全文
城楼传漏远,河汉晓星疏。
兀坐穷清景,明朝晓看书。
收起
409

《先君守官司醴陵日予尝随先生读书岳麓山法华》

愚翁髫髦昔垂耳,曾向华台借窗几。
小冠短褐随先生,风雨孤灯读经史。
展开全文
气粗胆大眼无人,拔擢犀象角连齿。
那知物外有沆瀣,但欲书中觅青紫。
尝持杯酒望高城,吊彼洛阳年少子。
棘闱裹饭三十年,百炼自知俱绕指。
后来脚蹈官职场,恩重如山报无几。
今兹疏发蓬霜颠,踪迹旧游真愧耻。
一松一石如雅故,应笑愚翁今乃尔。
愚翁明日便南去,岁月曷其重致此。
凭栏之恨在无言,珍重湘西山与水。
收起
410

《闲中》

须知造物有恩深,遗我闲中见物心。
掠水高低鸥自在,过花先后燕相寻。
展开全文
门前父老忽闻语,种罢今年常值阴。
秋熟瓮头添酿酒,异乡孤客与多斟。
收起
411

《相识惠菩提叶灯戏为颂日》

我有菩提灯,常照虚室内。
不用菩提叶,烦他巧装缀。
展开全文
是灯无昼夜,光明遍沙界。
痴风只不灭,业雨漂不坏。
君如亦须此,市上实无卖。
归向佛堂中,恐有一点在。
收起
412

《萧山老儒余志宁求拙庵诗为赋之》

纸窗竹屋闭幽深,古木檐头对好阴。
大巧家风祗如此,世人何苦用机心。
413

《谢潘令卫惠松木》

子美欲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正宗是士俱欢颜。
嗟我一室久疏陋,风飘雨剥堵不环。
展开全文
欲具茅茨小编葺,斤斧四顾家无山。
谁谓潘郎坐华屋,肯为湫隘兴永叹。
惠以南山好松板,翦伐毁就皆丸丸。
我今朴斩遂有日,居处可望奄冗宽。
方知广厦庇寒士,子美之论非高谈。
古人骨朽高义尽,习为鄙吝风俗悭。
皆使如公眼青白,古人风义当复还。
吾闻渊明谢主人,冥报止谓因盘餐。
公今饭我德何啻。渊明诗来犹可攀。
收起
414

《辛未元夜》

轻寒拥山城,远绿生春草。
迎神乐元夜。笑语闻蛮獠。
展开全文
惟有团圆月,报我时节好,
寸灯岂为孤,卮酒未为少。
微醺短檠旁,人静茅屋小。
收起
415

《辛未中春旦极热流汗暮而风雨如深秋》

起来流汗对朝曦,暮雨如秋意转迷。
信是岭南秋半景,不须榕叶乱莺啼。
416

《雪后观月》

风高一阔净无尘,万瓦生光冷射人。
不见晓来迷晓雪,但看霜月益精神。
417

《夜寒觉有霜》

不胜孤洁寒窗月,分外清圆远守钟。
后圃便当收橘柚,无疑侵晓一相浓。
418

《夜闻雨声赋古风时赵使君祈雨之翌日也》

山斋道人梦魂清,梦中细响忽可听。
三峡流泉出幽隐,万蚕食此春叶声。
展开全文
又疑相如夜病渴,蟹眼乱沸石鼎鸣。
呼童起视果安在,云是四檐甘雨倾。
于时火流祗三日,田兆正作龟纵横。
昨朝太守拜坛下,五龙奉命云雷惊。
小儿放散蜥蜴去,神鼓罢击巫舞停。
田翁翻沟出胜水,妇子田边笑相迎。
商量今岁我酿酒,是间指日当云平。
出斋一饱想无虑,摩腹卧看秋风生。
收起
419

《忆书》

先子晚漂泊,家藏无全书。
屋壁零落者,雨坏鼠窃馀。
展开全文
余生苦嗜古,葺汉十载逾。
上自大父来,手泽之沾濡。
下自予从学,笔力之传留。
蓄积稍浩浩,签牌渐疏疏。
去门闻盗兴,烈炬烯通衢。
反覆窃自计,萧然一先庐。
茅茨盖空壁,下无金与珠。
盗当知我贫,肯为留此居。
方更埋书帙,显号缄锁鱼。
谁知妖焰来,一燎邻里墟。
家虽吒南巷,屋火书亦无。
万古圣贤语,随烟入空虚。
所聚忽消散,肠热唯惊呼。
吾怜衰蹇身,视人百无如。
每幸对黄卷,白日聊自娱。
今者坐穷寂,顿觉双眼孤。
夜梦亦惊枕,忧心枰难舒。
大虑废文字,浸久成顽疏。
未免伴畦丁,冥然荷犂锄。
收起
420

《用韵寄仲模》

又暖屠苏入酒杯,可怜年去复年来。
但能雕琢愁肝肾,岂惯纵横强颊腮。
展开全文
先子丘园荒不理,故人怀抱远离开。
行藏事业皆前定,祗恐吾侪鬓发催。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