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棻
取消

[现代] 沈祖棻

收录:64首
沈祖棻(1909-1977),女,字子蕊,别号紫曼,笔名绛燕、苏珂。浙江海盐人。教授,词人、诗人、文学家、文论家。格律体新诗先驱诗人之一。1909年生于江苏省苏州,家学优厚。1931年入南京中央大学。1977年6月,因车祸辞世。

主要代表作有《别》《赠孝感》《妥协》《早早诗》等,在古典文学研究和旧体诗词上有着很高的造诣,对于中国格律新诗的创建和完善有着重要的影响。

曾任教于华南多所高等学府中文系。有“当代李清照”美誉。与夫——著名文学教授程千帆合称“程沈”,曾被师友赞为“昔时赵李今程沈”。被文坛誉为江南才女。
1

《蝶恋花·塞迥洲荒何处住》

塞迥洲荒何处住?南雁相逢,解这飘雩苦。
目断平芜来日路,碧云四合山无数。
展开全文
  欲仗江鱼传尺素。
愁水愁风,还恐无凭据。
已向天涯伤日暮,黄昏更送潇潇雨。
收起
2

《蝶恋花·转毂轻雷肠九折》

转毂轻雷肠九折。
月逐征程,夜夜清辉缺。
展开全文
落尽繁香春早歇,西风苦自吹黄叶。
  几曲屏山山万叠。
翠幕金炉,此後应虚设。
不惜流年烘久别,归时可有馀香爇?
收起
3

《蝶恋花·苦恨重帘消息阻》

苦恨重帘消息阻。
十二阑干,曲曲迷尘雾。
展开全文
几日青禽频寄语,镜中颜色浑非故。
  别後关河秋又暮。
枕障熏炉,都是相思处。
归梦欲随明月去,高楼夜夜风兼雨。
收起
4

《蝶恋花·断续乡心随晚汐》

断续乡心随晚汐。
江底愁鱼,吹起波千尺。
展开全文
戍角一声人语寂,四山无月天如漆。
  午夜寒风欺败壁。
腊泪纵横,试问今何夕?敲缺唾壶秋雨急,新词欲谱冰弦涩。
收起
5

《蝶恋花·偶向碧桃花下见》

偶向碧桃花下见。
欲赠明珠,珠泪翻成串。
展开全文
苦恨相逢春已晚,花前更劝深深盏。
  寄语旧盟终不变。
罗带当时,双结同心绾。
飞絮游丝空历乱,春来自闭闲庭院。
收起
6

《蝶恋花·剩粉零香飘泊久》

剩粉零香飘泊久。
盼到相逢,病枕人消瘦。
展开全文
昨日星辰今日酒,尊前渐觉情非旧。
  不管秋风迟与骤。
团扇恩深,长恋君怀袖。
百草千花情谢後,香莲自覆连枝藕。
收起
7

《蝶恋花·残照关河秋欲暮》

残照关河秋欲暮。
扶病香车,翠袖沾霜露。
展开全文
冰雪更愁西去路,寒沙尽处山无数。
  解系游骢留客住。
门外垂杨,终是多情树。
夜半罗帷遮密语,相怜只有侬和汝。
收起
8

《蝶恋花·碧树已调芳草歇》

碧树已调芳草歇。
过了清秋,帘幕多风雪。
展开全文
昨夜带罗犹未结,梦醒又是关山别。
  记取团圞天上月。
常似连环,莫便翻成玦。
绣被馀香终不灭,相思留待归时说。
收起
9

《蝶恋花·云外青禽传信到》

云外青禽传信到。
恰是银屏,昨夜灯花照。
展开全文
十幅蛮笺书字小,语多转恨情难了。
  红袖高搂临大道。
不信游人,却说还乡好。
解道还乡须及早,绿窗人易朱颜老。
收起
10

《浣溪沙·芳草年年记胜游》

芳草年年记胜游,江山依旧豁吟眸。
鼓鼙声里思悠悠。
展开全文
  三月莺花谁作赋?一天风絮独登楼。
有斜阳处有春愁。
收起
11

《浣溪沙·帘幕重重护烛枝》

帘幕重重护烛枝,碧阑干外雨如丝。
轻衾小枕乍寒时。
展开全文
  弦谱相思鸾柱涩,梦愁远别麝熏微。
昨宵新病酒杯知。
收起
12

《浣溪沙·梦外沈沈夜渐长》

梦外沈沈夜渐长,飘灯庭院雨丝凉。
重帷自下郁金堂。
展开全文
  烛有愁心犹费泪,香如人意故回肠。
零星往事耐思量。
收起
13

《浣溪沙·梦醒银屏人未还》

梦醒银屏人未还,暮云西隔几重山。
镜中万一损眉弯。
展开全文
  不分流离还远别,却因辛苦倍相关。
严城清角正吹寒。
收起
14

《浣溪沙·几日清尘黯镜鸾》

几日清尘黯镜鸾,猩屏轻飏药炉烟。
更无雁字到愁边。
展开全文
  朔雪关山羌笛怨,新霜庭院井梧寒。
卷帘人瘦晚风前。
收起
15

《浣溪沙·绮重罗轻乍暖寒》

绮重罗轻乍暖寒,酒醒愁倚碧阑干。
一春梦雨有无间。
展开全文
  零落繁香鹃有泪,因循芳讯燕空还。
锦屏人隔万重山。
收起
16

《浣溪沙·一别巴山棹更西》

一别巴山棹更西,漫凭江水问归期。
渐行渐远向天涯。
展开全文
  词赋招魂风雨夜,关山扶病乱离时。
入秋心事绝凄其。
收起
17

《浣溪沙·久病长愁损旧眉》

久病长愁损旧眉,低徊鸾镜不成悲。
小鬟多事话年时。
展开全文
  剩水残山供怅望,旧欢新怨费沉思。
更无双泪为君垂。
收起
18

《浣溪沙·家近吴门饮马桥》

家近吴门饮马桥,远山如黛水加膏。
妆楼零落凤皇翘。
展开全文
  药盏经年愁渐惯,吟笺遣病骨同销。
轻寒恻恻上帘腰。
收起
19

《浣溪沙·庭院秋多夜转赊》

庭院秋多夜转赊,寒凝残烛不成花。
小窗风雨正交加。
展开全文
  客里清尊惟有泪,枕边归梦久无家。
断肠更不为年华。
收起
20

《浣溪沙·云鬓如蓬堕枕窝》

云鬓如蓬堕枕窝,病怀禁得几销磨。
钿盟钗约恐蹉陀。
展开全文
  刻意伤春花费泪,薄游扶醉夜听歌。
清愁争得旧时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