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敦儒
取消

[宋] 朱敦儒

收录:246首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洛阳人。历兵部郎中、临安府通判、秘书郎、都官员外郎、两浙东路提点刑狱,致仕,居嘉禾。绍兴二十九年(1159)卒。有词三卷,名《樵歌》。朱敦儒获得“词俊”之名,与“诗俊”陈与义等并称为“洛中八俊”(楼钥《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朱敦儒著有《岩壑老人诗文》,已佚;今有词集《樵歌》,也称《太平樵歌》,《宋史》卷四四五有传。今录诗九首。
161

《好事近 渔父词》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162

《望江南/忆江南》

炎昼永,初夜月侵床。露卧一丛莲叶畔,芙蓉香细水风凉。枕上是仙乡。浮世事,能有几多长。白日明朝依旧在,黄花非晚是重阳。不用苦思量。
163

《满江红·竹翠阴森》

竹翠阴森,寒泉浸、几峰奇石。销畏日、溪蒲呈秀,水蕉供碧。筠簟平铺光欲动,纱裯高挂空无色。似月明、苹叶起秋风,潇湘白。不敢笑,红尘客。争肯羡,神仙宅。且披襟脱帽,自适其适。靖节窗风犹有待,本初朔饮非长策。怎似我、心闲便清凉,无南北。
164

《鹧鸪天 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
天教分付与疏狂。
展开全文
曾批给雨支云券,
累上留云借月章。
诗万卷,酒千觞,
几曾着眼看侯王?
玉楼金阙慵归去,
且插梅花醉洛阳。
收起
165

《生查子》

卧病独眠人,无月中秋节。淡照碧纱灯,冷看银屏雪。
风露转萧寒,砧杵添凄切。伏枕漫书空,到晓愁难说。
166

《洞仙歌·今年生日》

今年生日,庆一百省岁。喜趁烧灯作欢会。问先生有甚,阴德神丹,霜雪里、鹤在青松相似。
总无奇异处,只是天然,冷淡寻常旧家计。探袖弄明珠,满眼儿孙,一壶酒、□向花间长醉。且落魄、装个老人星,共野叟行歌,太平时世。
167

《洞仙歌·风流老峭》

风流老峭,负不群奇表。弹指超凡怎由教。把俗儒故纸,推向一边,三界外、寻得一场好笑。尘缘无处趓,应见宰官,苦行公心众难到。这功名富贵,有也寻常,管做得、越古超今神妙。待接得、众生总成佛,向酒肆淫房,再逞年少。
168

《洞仙歌·何人不爱》

何人不爱,是江梅红绽。雪野寒空冻云晚。照清溪绰约,粉艳先春,包绛萼、姑射冰肌自暖。上林花万品,都借风流,国色天香任欣羡。共素娥青女,一笑相逢,人不见、悄悄霜宫月殿。想乘云、是在玉皇前,粲蕊佩明珰,侍清都燕。
169

《诉衷情·青垂柳线水平池》

青垂柳线水平池。芳径燕初飞。日长事少人静,山茧换单衣。箫鼓远,篆香迟。卷帘低。半床花影,一枕松风,午醉醒时。
170

《诉衷情·老人无复少年欢》

老人无复少年欢。嫌酒倦吹弹。黄昏又是风雨,楼外角声残。
悲故国,念尘寰。事难言。下了纸帐,曳上青氈,一任霜寒。
171

《诉衷情·青旗彩胜又迎春》

青旗彩胜又迎春。暖律应祥云。金盘内家生菜,宫院遍承恩。时节好,管弦新。度升平。惠风迟日,柳眼梅心,任醉芳尊。
172

《诉衷情·月中玉兔日中鸦》

月中玉兔日中鸦。随我度年华。不管寒暄风雨,饱饭热煎茶。居士竹,故侯瓜。老生涯。自然天地,本分云山,到处为家。
173

《忆秦娥·西江碧》

西江碧。江亭夜燕天涯客。天涯客。一杯相属,此夕何夕。烛残花冷歌声急。秦关汉苑无消息。无消息。戍楼吹角,故人难得。
174

《忆秦娥·霜风急》

霜风急。江南路上梅花白。梅花白。寒溪残月,冷村深雪。洛阳醉里曾同摘。水西竹外常相忆。常相忆。宝钗双凤,鬓边春色。
175

《忆秦娥·吴船窄》

吴船窄。吴江岸下长安客。长安客。惊尘心绪,转蓬踪迹。征鸿也是关河隔。孤飞万里谁相识。谁相识。三更月落,斗横西北。
176

《忆秦娥·歌锺列》

歌锺列。公堂盛会酬佳节。酬佳节。皇恩宣布,早梅争发。舞场椎鼓催回雪。金壶镟酒琼酥热。琼酥热。今朝不饮,几时欢悦。
177

《沁园春·七十衰翁》

七十衰翁,告老归来,放怀纵心。念聚星高宴,围红盛集,如何著得,华发陈人。勉意追随,强颜陪奉,费力劳神恐未真。君休怪,近频辞雅会,不是无情。岩扃。旧菊犹存。更松偃、梅疏新种成。爱静窗明几,焚香宴坐,闲调绿绮,默诵黄庭。莲社轻舆,雪溪小棹,有兴何妨寻弟兄。如今且,趓花迷酒困,心迹双清。
178

《鹊桥仙·溪清水浅》

溪清水浅,月胧烟澹,玉破梅梢未遍。横枝依约影如无,但风里、空香数点。乘风欲去,凌波难住,谁见红愁粉怨。夜深青女湿微霜,暗香散、广寒宫殿。
179

《鹊桥仙·今年冬後》

今年冬後,黄花初绽。莫怪时光较晚。晓来玉露浥芳丛,莹秀色、无尘到眼。支筇驻屐,徘徊篱畔。弄酌金杯自泛。须添罗幕护风霜,要留与、疏梅相见。
180

《鹊桥仙·姮娥怕闹》

姮娥怕闹,银蟾传令,且与遮鸾翳凤。直须人睡俗尘清,放云汉、冰轮徐动。山翁散发,披衣松下,琴奏瑶池三弄。曲终鹤警露华寒,笑浊世、饶伊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