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回
取消

[宋] 方回

收录:2836首
2061

《过画龙天始明》

落月犹余彩,荒村已几过。
店明灯透壁,石响马升坡。
展开全文
起早寒多嗽,忘劳暗自歌。
老夫亦小憩,霜重手频呵。
收起
2062

《过句容县》

王气金陵宅,仙家句曲山。
兴衰频返掌,寒燠互循环。
展开全文
雪没陂塘里,春生花树间。
颇闻糁羊美,无酒破愁颜。
收起
2063

《过临平二首》

临平山下泛归船,何必荷花五月天。
记取五更霜□□,□芳桥买小鱼鲜。
2064

《过临平二首》

行在名存一梦惺,西湖路近六长亭。
陈桥驿与临平镇,兴废何人了汗青。
2065

《过石门》

麦田下种稻田乾,秋尽江南亦未寒。
水净风微船牵慢,莼花蕰草尽堪看。
2066

《过吴式贤宅》

君家梅最古,举世少人知。
天地无吾党,风霜自北枝。
展开全文
一痕新月外,数点小春时。
肯为援琴否,浮香更有诗。
收起
2067

《过杨华父宅与二僧同舟不及访》

每喜佯狂叟,穷途说共财。
忽辞酒仙市,径上客星台。
展开全文
鼓枻携支遁,过门忆老莱。
恐劳难黍具,或可致新醅。
收起
2068

《寒士吟》

小贪咂蚊蝇,大贪噬豺狼。
此类殊不少,毒虐纷披猖。
展开全文
独彼寒士者,自身无衣裳。
唧唧如蟋蟀,与人忧雪霜。
平生谨绳墨,丝铢较词章。
寒士苟无命,低垂困名场。
风尘一以起,盗贼腰金章。
寒士但忍饿,颜色无晶光。
豹胎紫驼峰,不到寒士肠。
斧碪斫将相,寒士亦不忙。
收起
2069

《寒燠》

仲秋帆清湍,单衣滴垢汗。
曾不两朔望,拥绵炽炉炭。
展开全文
万古正如此,寒燠顷刻换。
愁人苦夜长,志士惜日晏。
何似酩酊翁,懵不辨昏旦。
百年会有尽,一朝非所患。
收起
2070

《和陶咏二疏为郝梦卿画图卢处道题跋作》

彭泽五斗米,竟为督邮去。
动干寄奴诛,孰识日涉趣。
展开全文
汉元潜震宫,广受忽高举。
心已料恭显,定至杀萧傅。
事君义当死,肯复问生路。
威福弗惟辟,明哲有回顾。
渊明咏二疏,寄意匪自誉。
丧元辱先体,贪位综世务。
未若见几微,政尔养高素。
展画读瑰染,公等各超悟。
风霜敛劲气,泉石入幽虑。
足可休余年,何年簉明著。
收起
2071

《猴牛尾狸图》

宣城牛尾雪天狸,梅老才涎为赋诗。
曾与沐猴戏相得,脂膏争奈猎人知。
2072

《湖口寄方去言》

不见秋崖老,吾宗尚有人。
十年疲远梦,七尺记长身。
展开全文
醉月金陵晓,遨花辇路春。
雁题盟未爽,鹤化事遄新。
稍觉高闳改,徐行曲巷询。
应门才入谒,下榻愧为宾。
小阁书窗净,芳筵饮{斝上换二厶}醇。
尽令诸子拜,更许大难亲。
积庑刍粮溢,堆盘果饵珍。
和篇勤唾玉,枉教妙钩银。
霁雨微膏野,和风早应辰。
挈壶烦仆御,并辔出城闉。
缱绻情何厚,殷勤意甚真。
道傍分手暂,陇上转头频。
无复离怀恶,谁云古谊陈。
长郎仍远饯,羁客倍惊神。
跋涉将千里,漂摇近一旬。
二孤彭蠡外,五老大江滨。
倦憩停征驭,遐思值便鳞。
寄诗寓予感,衰老易谵谆。
收起
2073

《湖口阻风》

涛江白雪喷苍旻,晚日红金缘翠云。
天著此奇刮诗眼,略须掇实张吾军。
2074

《湖曲细嚼梅花咽酒》

梅心微苦似梅仁,细嚼香须酒入唇。
笑指逋仙坟上土,一杯好与酹芳辛。
2075

《湖山堂再修仅有》

飞鸟穿堂柱半欹,春晴犹不似春时。
上梁文记临邛魏,天目洪家却立碑。
2076

《湖上晚归》

此身閒一日,足使百忧忘。
城外天能大,山中地许凉。
展开全文
喧呼经妓舫,寂静忆僧房。
薄暮归穷巷,谁家正绝粮。
收起
2077

《湖上喜晴》

人閒尘不到,别是一清凉。
雨足千峰净,风薰百草香。
展开全文
阴森穿茂密,汩虢溯深长。
想见吴中路,连天尽绿秧。
收起
2078

《湖州推官史彦明碎妖石》

君不见杜子美,搜诗益州城。
西门所见石笋高蹲,欲募壮士掷天外,
展开全文
使人不疑见本根。又不见韩退之,
□□□□怜愚民,枯株朽木事为神。
偶然题作木居士,便有□□□福人。
安吉古庙李卫公,有一怪石左庑中。
不知始初孰舁致,矫诬妄诞欺吴侬。
诸欲杀人劫盗者,牲酒奠祭骈群凶。
狂魂滞魄诧凭附,乞灵徼福撑虚空。
忽值湖州推官史,□如明月清如水。
集众捶之百杂碎,弃置沟渠同粪矢。
南方淫祠百且千,焉得一一皆若比。
收起
2079

《虎渡亭观江浪》

春风鼓大江,孰能度广狭。
似觉海东涛,顷刻上三硖。
展开全文
兹辰当改火,每岁已衣裌。
岂意九派天,故絮未可匣。
北顾马当矶,西睨鸿宿夹。
雪浪欲沃城,无复一凫鸭。
钉缆虞岸裂,阁舫惧崖压。
天吴政尔骄,水伯讵敢狎。
津亭叹逝翁,衰鬓侧乌幍。
既昧升天行,亦缺缩地法。
故畴身麦交,田事失锄锸。
儿曹岂不思,杳不寄书劄。
意所欲见人,久俟庚复甲。
音问苦辽缅,赀用迫空乏。
何当乘安流,平沙暮篙插。
归欤招白鸥,盟血尚可歃。
收起
2080

《悔少作》

崛强轮囷谓绝奇,刮摩剔抉更多疑。
彭门峻步勤除道,栗里高风晚得师。
展开全文
乃后容赊十年死,定应全废一生诗。
根柯直待如铜石,始是参天溜雨时。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