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
取消

[宋] 柳永

收录:291首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101

《女冠子·淡烟飘薄》

淡烟飘薄。莺花谢、清和院落。树阴翠、密叶成幄。麦秋霁景,夏云忽变奇峰、倚寥廓。波暖银塘,涨新萍绿鱼跃。想端忧多暇,陈王是日,嫩苔生阁。正铄石天高,流金昼永,楚榭光风转蕙,披襟处、波翻翠幕。以文会友,沈李浮瓜忍轻诺。别馆清闲,避炎蒸、岂须河朔。但尊前随分,雅歌艳舞,尽成欢乐。
102

《女冠子·火云初布》

火云初布。迟迟永日炎暑。浓阴高树。黄鹂叶底,羽毛学整,方调娇语。薰风时渐动,峻阁池塘,芰荷争吐。画梁紫燕,对对衔泥,飞来又去。想佳期、容易成辜负。共人人、同上画楼斟香醑。恨花无主。卧象床犀枕,成何情绪。有时魂梦断,半窗残月,透帘穿户。去年今夜,扇儿扇我,情人何处。
103

《河传·翠深红浅》

翠深红浅。愁蛾黛蹙,娇波刀翦。奇容妙妓,争逞舞裀歌扇。妆光生粉面。
坐中醉客风流惯。尊前见。特地惊狂眼。不似少年时节,千金争选。相逢何太晚。
104

《河传·翠深红浅》

翠深红浅。愁娥黛蹙,娇波刀翦。奇容妙妓,争逞舞裀歌扇。妆光生粉面。坐中醉客风流惯。尊前见。特地惊狂眼。不似少年时节,千金争选。相逢何太晚。
105

《采莲令·月华收》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
西征客、此时情苦。
展开全文
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
千娇面、盈盈伫立,
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
贪行色、岂知离绪。
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
更回首、重城不见,
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收起
106

《燕归梁·织锦裁编写意深》

织锦裁编写意深。字值千金。一回披玩一愁吟。肠成结、
泪盈襟。
展开全文
幽欢已散前期远,无[“谬”换竖心旁]赖、是而今。密
凭归雁寄芳音。恐冷落、
旧时心。
收起
107

《燕归梁·轻蹑罗鞋掩绛绡》

轻蹑罗鞋掩绛绡。传音耗、苦相招。语声犹颤不成娇。乍
得见、两魂消。
展开全文
匆匆草草难留恋、还归去、又无聊。若谐雨夕与云朝。得
似个、有嚣嚣。
收起
108

《燕归梁·织锦裁编写意深》

织锦裁编写意深。字值千金。一回披玩一愁吟。肠成结、泪盈襟。幽欢已散前期远,无憀赖、是而今。密凭归雁寄芳音。恐冷落、旧时心。
109

《燕归梁·轻蹑罗鞋掩绛绡》

轻蹑罗鞋掩绛绡。传音耗、苦相招。语声犹颤不成娇。乍得见、两魂消。匆匆草草难留恋,还归去又无聊。若谐雨夕与云朝。得似个、有嚣嚣。
110

《安公子·远岸收残雨》

远岸收残雨。雨残稍觉江天暮。拾翠汀洲人寂静,立双双鸥鹭。望几点、渔灯隐映蒹葭浦。停画桡、两两舟人语。道去程今夜,遥指前村烟树。
游宦成羁旅。短樯吟倚闲凝伫。万水千山迷远近,想乡关何处。自别后、风亭月榭孤欢聚。刚断肠、惹得离情苦。听杜字声声,劝人不如归去。
111

《安公子·长川波潋滟》

长川波潋滟。楚乡淮岸迢递,一霎烟汀雨过,芳草青如染
。驱驱携书剑。当此好天
展开全文
好景,自觉多愁多病,行役心情厌。
望处旷野沈沈,暮云黯黯。行侵夜色,又是急桨投村店。
认去程将近,舟子相呼,
遥指渔灯一点。
收起
112

《安公子·梦觉清宵半》

梦觉清宵半。悄然屈指听银箭。惟有床前残泪烛,啼红相伴。暗惹起、云愁雨恨情何限。从卧来、展转千馀遍。恁数重鸳被,怎向孤眠不暖。堪恨还堪叹。当初不合轻分散。及至厌厌独自个,却眼穿肠断。似恁地、深情密意如何拚。虽後约、的有于飞愿。奈片时难过,怎得如今便见。
113

《甘草子·秋尽》

秋尽。
叶翦红绡,砌菊遗金粉。
展开全文
雁字一行来,还有边庭信。
飘散露华清风紧。
动翠幕,晓寒犹嫩,
中酒残妆整顿。
聚两眉离恨。
收起
114

《甘草子·秋暮》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
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展开全文
池上凭阑愁无侣。
奈此个、单栖情绪。
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
收起
115

《甘草子·秋暮》

秋暮。乱洒衰荷,颗颗真珠雨。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

展开全文
池上凭阑愁无侣。奈此个情绪。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
言语。
收起
116

《昼夜乐》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
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
展开全文
况值阑珊春色暮。
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
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
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处,
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收起
117

《昼夜乐》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拼,悔不当时留住。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118

《昼夜乐》

秀香家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层波细翦明眸,腻玉圆搓素颈。爱把歌喉当筵逞。遏天边,乱云愁凝。言语似娇莺,一声声堪听。洞房饮散帘帏静。拥香衾、欢心称。金炉麝袅青烟,凤帐烛摇红影。无限狂心乘酒兴。这欢娱、渐入嘉景。犹自怨邻鸡,道秋宵不永。
119

《斗百花·满搦宫腰纤细》

满搦宫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
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
展开全文
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
举措多娇媚。
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
长是夜深,不肯便入鸳被。
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釭,却道你但先睡。
收起
120

《斗百花·飒飒霜飘鸳瓦》

飒飒霜飘鸳瓦,翠幕轻寒微透,
长门深锁悄悄,满庭秋色将晚。
展开全文
眼看菊蕊,重阳泪落如珠,长是淹残粉面。
鸾辂音尘远。
无限幽恨,寄情空殢纨扇。
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辇,
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