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
取消

[宋] 柳永

收录:291首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1002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苏州,沉醉于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之中。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进京参加科举,屡试不中,遂一心填词。景祐元年(1034年),柳永暮年及第,历任睦州团练推官、余杭县令、晓峰盐碱、泗州判官等职,以屯田员外郎致仕,故世称柳屯田。

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161

《黄莺儿·园林晴昼春谁主》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
芳树。观露湿缕金衣,叶
展开全文
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无据。乍出暖烟来,又趁游蜂去。恣狂踪迹,两两相呼,
终朝雾吟风舞。当上苑柳
农时,别馆花深处,此际海燕偏饶,都把韶光与。
收起
162

《迎春乐》

近来憔悴人惊怪。为别後、相思煞。我前生、负你愁烦债。便苦恁难开解。良夜永、牵情无计奈。锦被里、馀香犹在。怎得依前灯下,恣意怜娇态。
163

《祭天神·欢笑筵歌席轻抛[身单]》

欢笑筵歌席轻抛[身单]。背孤城、几舍烟村停画舸。更
深钓叟归来,数点残灯火
展开全文
。被连绵宿酒醺醺,愁无那。寂寞拥、重衾卧。
又闻得、行客扁舟过。篷窗近,兰棹急,好梦还惊破。念
平生、单栖踪迹,多感情
怀,到此厌厌,向晓披衣坐。
收起
164

《祭天神·忆绣衾相向轻轻语》

忆绣衾相向轻轻语。屏山掩、红蜡长明,金兽盛熏兰炷。
何期到此,酒态花情顿孤
展开全文
负。柔肠断、还是黄昏,那更满庭风雨。
听空阶和漏,碎声斗滴愁眉聚。算伊还共谁人,争知此冤
苦。念千里烟波,迢迢前
约,旧欢慵省,一向无心绪。
收起
165

《祭天神·叹笑筵歌席轻抛亸》

叹笑筵歌席轻抛亸。背孤城、几舍烟村停画舸。更深钓叟归来,数点残灯火。被连绵宿酒醺醺,愁无那。寂寞拥、重衾卧。又闻得、行客扁舟过。篷窗近,兰棹急,好梦还惊破。念平生、单栖踪迹,多感情怀,到此厌厌,向晓披衣坐。
166

《殢人娇》

当日相逢,便有怜才深意。歌筵罢、偶同鸳被。别来光景
,看看经岁。昨夜里、方
展开全文
把旧欢重继。
晓月将沉,征骖已备。愁肠乱、又还分袂。良辰好景,恨
浮名牵系。无分得、与你
恣情浓睡。
收起
167

《玉女摇仙佩》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妳妳、兰心蕙性,枕前言下,表余深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168

《迷仙引·才过笄年》

才过笄年,初绾云鬟,便学歌舞。席上尊前,王孙随分相
许。算等闲、酬一笑,便
展开全文
千金慵觑。常只恐、容易蕣华偷换,光阴虚度。
已受君恩顾。好与花为主。万里丹霄,何妨携手同归去。
永弃却、烟花伴侣。免教
人见妾,朝云暮雨。
收起
169

《合欢带》

身材儿、早是妖娆。算风措、实难描。一个肌肤浑似玉,
更都来、占了千娇。妍歌
展开全文
艳舞,莺惭巧舌,柳妒纤腰。自相逢,便觉韩价减,飞燕
声消。
桃花零落,溪水潺[氵爰],重寻仙径非遥。莫道千酬一
笑,便明珠、万斛须邀。
檀郎幸有,凌云词赋,掷果风标。况当年,便好相携,凤
楼深处吹箫。
收起
170

《合欢带》

身材儿、早是妖娆。算风措、实难描。一个肌肤浑似玉,更都来、占了千娇。妍歌艳舞,莺惭巧舌,柳妒纤腰。自相逢,便觉韩娥价减,飞燕声消。桃花零落,溪水潺湲,重寻仙径非遥。莫道千金酬一笑,便明珠、万斛须邀。檀郎幸有,凌云词赋,掷果风标。况当年,便好相携,凤楼深处吹箫。
171

《迎新春·[山解]管变青律》

[山解]管变青律,帝里和新布。晴景回轻煦。庆嘉节、
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
展开全文
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然绛树。鳌山耸、喧天
箫鼓。
渐天如水,素月当午。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更阑烛影
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
遇。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随分良聚。堪对此景,争
忍独醒归去。
收起
172

《浪淘沙令·有个人人》

有个人人。飞燕精神。急锵环佩上华[衤因]。促拍尽随
红袖举,风柳腰身。
展开全文
簌簌轻裙。妙尽尖新。由终独立敛香尘。应是西施娇困也
,眉黛双颦。
收起
173

《迎新春·嶰管变青律》

嶰管变青律,帝里阳和新布。晴景回轻煦。庆嘉节、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然绛树。鳌山耸、喧天箫鼓。
渐天如水,素月当午。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更阑烛影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遇。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随分良聚。堪对此景,争忍独醒归去。
174

《浪淘沙令·有个人人》

有个人人。飞燕精神。急锵环佩上华裀。促拍尽随红袖举,风柳腰身。簌簌轻裙。妙尽尖新。曲终独立敛香尘。应是西施娇困也,眉黛双颦。
175

《临江仙引》

渡口、向晚,乘瘦马、陟平冈。西郊又送秋光。对暮山横翠,衫残叶飘黄。凭高念远,素景楚天,无处不凄凉。
香闺别来无信息,云愁雨恨难忘。指帝城归路,但烟水茫茫。凝情望断泪眼,尽日独立斜阳。
176

《临江仙引》

上国。去客。停飞盖、促离筵。长安古道绵绵。见岸花啼露,对堤柳愁烟。物情人意,向此触目,无处不凄然。醉拥征骖犹伫立,盈盈泪眼相看。况绣帏人静,更山馆春寒。今宵怎向漏永,顿成两处孤眠。
177

《临江仙引》

画舸、荡桨,随浪箭、隔岸虹。□荷占断秋容。疑水仙游泳,向别浦相逢。鲛丝雾吐渐收,细腰无力转娇慵。罗袜凌波成旧恨,有谁更赋惊鸿。想媚魂香信,算密锁瑶宫。游人漫劳倦□,奈何不逐东风。
178

《婆罗门令》

昨宵里、恁和衣睡。今宵里、又恁和衣睡。
小饮归来,初更过、醺醺醉。
展开全文
中夜后、何事还惊起。
霜天冷,风细细。触疏窗、闪闪灯摇曳。
空床展转重追想,云雨梦、任欹枕难继。
寸心万绪,咫尺千里。
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怜意。未有相怜计。
收起
179

《婆罗门令》

昨宵里、恁和衣睡。今宵里、又恁和衣睡。小饮归来,初更过、醺醺醉。中夜後、何事还惊起。霜天冷,风细细。触疏窗、闪闪灯摇曳。空床展转重追想,云雨梦、任敧枕难继。寸心万绪,咫尺千里。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怜意。未有相怜计。
180

《金蕉叶·厌厌夜饮平阳第》

厌厌夜饮平阳第。
添银烛、旋呼佳丽。
展开全文
巧笑难禁,艳歌无闲声相继。
准拟幕天席地。
金蕉叶泛金波齐,未更阑、已尽狂醉。
就中有个风流,暗向灯光底。
恼遍两行珠翠。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