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先秦] 诗经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注释】:

氓,民,指弃妇的丈夫。此处系追述婚前的情况。蚩蚩,《毛传》:“蚩蚩者,敦厚之貌。”《韩诗》蚩亦作嗤。嗤嗤,犹言笑嘻嘻。
布,布泉,货币。贸,买。此句犹言持钱买丝。
匪,通作“非”。
即,就。这句说,来就我商量婚事。
淇,淇水,卫国的河流。
顿丘,本为高堆的通称,后转为地名。在淇水南。淇水又曲折流经其西方。
愆(qian,阴平)期,过期。愆,过。
将(qiang,阴平),愿、请。
秋以为期,以秋为期。期,谓约定的婚期。
乘,登上。垝(gui,上声)垣,已坏的墙。
复关,为此男子所居之地。一说,关,车厢。复关,指返回的车子。
涟涟,泪流貌。
载,犹言则。
尔,你。卜,用龟甲卜卦。筮,用蓍草占卦。
体,卦体、卦象。咎言,犹凶辞。犹言卜筮结果,幸无凶辞。
车,指迎妇的车。
贿,财物。指陪嫁。
沃若,沃然,肥泽貌。这句以桑叶肥泽,喻女子正在年轻美貌之时。一说,喻男子情意浓厚的时候。
于嗟两句:于嗟,即吁嗟,叹词。鸠,鸟名。《毛传》:“鸠,鹘鸠也。食桑葚过,则醉而伤其性。”此以鸠鸟卜可贪食桑葚,喻女子不可为爱情所迷。
耽,乐,欢爱。
黄,谓叶黄。陨,堕,落下。这句以桑叶黄落喻女子颜色已衰。一说,喻男子情意已衰。
徂尔,嫁往你家。徂,往。
三岁,泛指多年,不是实数。食贫,犹言过着贫苦的日子。
汤汤(读若shang,阴平),水盛貌。
渐,渍,浸湿。帏裳,女子车上的布幔。
爽,过失,差错。
贰,即“忒”的假借字。忒,差失,过错。行,行为。这句连上句说,女子并无过失,是男子自己的行为有差忒。
罔极,犹今言没准儿,反复无常。罔,无。极,中。
二三其德,言其行为再三反复。
靡室劳矣,言不以操持家务为劳苦。靡,无,不。室,指室家之事,犹今所谓家务。
夙兴夜寐,起早睡晚。夙,早。兴,起,指起身。
靡有朝矣,言不止一日,日日如此。
言,句首语词。遂,犹久。这两句说,我在你家既已久了,你就对我粗暴,虐待我了。
咥(xi,去声)然,大笑貌。
静言思之,静而思之。言,句中语词。
躬,身。悼,伤。此句犹言独自悲伤。
隰(xi,阳平),低湿之地。泮,同“畔”,边沿。这句连上句说,淇尚有岸,隰尚有泮,而其夫却行为放荡,没有拘束。
总角,结发,谓男女未成年时。宴,安乐,欢乐。此女子当在未成年时即与男子相识。
晏晏,和柔貌。
旦旦,即怛怛,诚恳貌。旦为“怛”的假借字。
不思其反,不要设想这些誓言会被违反。此为当时男子表示自己始终不渝之词。
反,指违反誓言的事。是,则。已,止,指爱情终止,婚姻生活结束。这两句大意说,我是没有想悼你会违反誓言,但我们的爱情却就这样地完了呀!
精彩评论
小白的大世界小白的大世界
这是一首弃妇自诉婚姻悲剧的长诗
廖金连廖金连
《国风·卫风·氓》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一首诗
诗经的下一首
《小雅·采薇》

诗经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11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周初至周晚期约五百年间的社会面貌。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诗经》内容丰富,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