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武仲
取消

[宋] 孔武仲

收录:627首
581

《过洞庭二首》

杳杳湖天极目中,波光日暮两陶溶。
舟离庙步湾环水,帆指东山缥缈峰。
展开全文
昔日南征期饮马,今朝北去想骑龙。
归来若得醉乡隐,愿化春醪万顷醲。
收起
582

《淮西道中》

曾历光黄岭百寻,悲伤仆马在岖嵚。
却思前日山行苦,未比今朝车辙深。
展开全文
恐转春风成猛雨,喜逢寒色阁轻阴。
荒陂杳杳无人语,坐拥华貂只苦吟。
收起
583

《黄冈道中》

悠悠驱马历山川,石灰光中又度年。
狼籍冷梅初著地,玲珑幽涧已通泉。
展开全文
静思客子万里道,那及山人一觉眠。
香饭可添茶可试,回头乡国两茫然。
收起
584

《慧日寺》

山外归来酒半酣,衣襟翠色贮烟岚。
泉声自是小三峡,林色可名东万杉。
展开全文
江面深沉带地流,清风爽气入层楼。
倚栏却认登浮玉,平看沧溟万里秋。
收起
585

《寄经父兄》

我出乱山来,兄入乱山去。
出山何必佳,匹马红尘路。
展开全文
入山勿辞勤,崎岖与天邻。
天门西北去,石眼行车轮。
落尽江南柳,寒榆应知在。
去去何时归。天涯可寄衣。
霜高鸿雁还,无使信音稀。
收起
586

《寄题丁子厚二亭·睦亭》

抚族无如睦,开亭意可知。
庭阶尽兰玉,兄弟即埙篪。
展开全文
食有分甘乐,歌谐伐木诗。
欢心已如此,风景况相宜。
收起
587

《寄题丁子厚二亭·朋来亭》

学有青衿聚,亭当绿野开。
山川二湖曲,宾友四方来。
展开全文
乡行求如禹,师门欲望回。
无轻十室小,长养即高才。
收起
588

《寄武昌簿孙彦常》

羁旅悠悠岁月残,胜游无复似西山。
从容把酒来天上,滴沥呜泉满坐间。
展开全文
醉思随风飘碧落,离襟和月堕荒湾。
遥应蜡屐频登览,簿领无忧多书闲。
收起
589

《净因院赴浴》

汉客疲江海,乘槎万里归。
重寻象王舍,一浣洛城衣。
展开全文
坏壁凝香霭,明轩泛暮晖。
红尘不相贷,归路骤骖騑。
收起
590

《孔周翰挽词三首》

邂逅湓江口,方知叔父亲。
荣华才一梦,奄忽几千春。
展开全文
白玉沾何晚,精金缎愈真。
耆年所宜得,天苦夺斯人。
收起
591

《孔周翰挽词三首》

循吏今之选,皇华使者轺。
关河初异路,巾笏偶同朝。
展开全文
急景催迟莫,清魂返泬寥。
一哀惭不达,生理故风飙。
收起
592

《孔周翰挽词三首》

晚岁班朝列,光华动士林。
家风当冠豸,官序正腰金。
展开全文
霄汉亨衢浅,膏肓积沴深。
凄凉哭门馆,笑语尚余音。
收起
593

《留题揽秀亭》

平生爱湓浦,亦复思匡庐。
恨无谢公屐,日与佳景疏。
展开全文
兹岩特旷快,一览已有余。
骤雨过轩槛,清风来绮疏。
因怀骑鲸客,更欲凌空虚。
收起
594

《明妃》

碧落千万里,轻云何处来。
仙衣行缥缈,海鹤去徘徊。
展开全文
映日低秦岭,随风过楚台。
茅檐看不足,更欲上崔嵬。
收起
595

《遣百朋赴太学补试》

冉冉浪相逐,江湖今十年。
念使从远学,家贫乏鞍鞯。
展开全文
一官来京都,环堵当西阡。
学省咫尺近,彷佛闻诵弦。
暂当辞家庭,裘马去翩翩。
英豪多出此,切琢期勉旃。
昔我远方来,算里近五千。
清灯耿残月,积雪堆穷年。
对经必敛衽,求师欣执鞭。
绚藻颇不乏,屡贡多士先。
所愿克堂构,使我安食眠。
尔祖最尔爱,置膝自抚怜。
追恨不及见,泪下如涌泉。
收起
596

《秋夕感怀》

秋空雨过一掀帘,万象森森夜气严。
皓露滴人珠满袖,金风吹月鉴开奁。
展开全文
荒阶蟋蟀动相感,大海虬龙方退潜。
物理穷通何足叹,试开阊阖问洪织。
收起
597

《入关山》

轻与兀兀乘朝晖,渐入山径行逶迤。
昨日喜与山相见,今日得与山相随。
展开全文
山中老翁迎我笑,借问久矣来何迟。
答云王都富且乐,四方车马皆奔驰。
我虽疏慵亦勉强,天恩得邑方南归。
山林朝市不同调,公虽高简宜无讥。
老翁闻语更欢意,为我煮水烧松枝。
山家十钱得升酒,劝我引觞聊沃饥。
为翁一奏白雪曲,翁亦为我歌紫芝。
此声淡泊极有味,往往世俗无人知。
山中之乐有如此,嗟我舍此将焉之。
收起
598

《三峡桥》

庐山到此深,面面皆叠嶂。
安知九江滨,自有三峡壮。
展开全文
层崖合飞流,深谷呀百丈。
颇闻开辟初,融结固异状。
帝遣六天丁,开凿就空旷。
划为双门关,拔作两城障。
乔林叠帷幄,怪石蹲犀象。
高泉落其间,快若翻瓮盎。
雷动正轰磕,龙吟更凄怆。
萦流十里间,余怒犹奔放。
诗人细评品,价出瀑布上。
山祗苦闷蓄,可探不可望。
我来搜奇古,秋色正明亮。
初观虽震慴,少定亦恬荡。
复值朝日升,光景相荡漾。
如倚明月宫,俯看银河浪。
收起
599

《上禫除恭谢迎驾有作》

仗卫风生下玉宸,倾都瞻望属车尘。
乾龙已应飞翔始,震鬯方观荐奠新。
展开全文
星象低回随曲盖,天阊苍莽入钩陈。
麟台亦与班迎末,不美甘泉作赋人。
收起
600

《施夫人挽诗》

有子纡朝服,平居奉典彝。
蹉跎五鼎养,奄忽百年期。
展开全文
故宅萱堂掩,新阡薤露悲。
遗芳托虀臼,仿佛九泉知。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