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祖皋
取消

[宋] 卢祖皋

收录:109首
卢祖皋(约1174—1224),字申之,一字次夔,号蒲江,永嘉人(今浙江温州人)南宋宁宗庆元五年(1199)中进士,初任淮南西路池州教授、历任秘书省正字、校书郎、著书郎、累官至权直学士院。。今诗集不传,遗著有《蒲江词稿》一卷,刊入“彊村丛书”,凡96阕。诗作大多遗失,唯《宋诗记事》、《东瓯诗集》尚存近体诗8首。
1

《鹧鸪天·纤指轻拈小砑红》

纤指轻拈小砑红。自调宫羽按歌童。
寒余芍药阑边雨,香落酴醿架底风。
展开全文
闲意态,小房栊。丁宁须满玉西东。
一春醉得莺花老,不似年时怨玉容。
收起
2

《鹧鸪天·庭绿初圆结荫浓》

庭绿初圆结荫浓。香沟收拾旧梢红。池塘少歇鸣蛙雨,帘幕轻回舞燕风。春又老,笑谁同。澹烟斜日小楼东。相思一曲临风笛,吹过云山第几重。
3

《鹧鸪天·岸柳黄深绿已垂》

岸柳黄深绿已垂。庭花红遍白还飞。
几回画蜡银台梦,双字香罗金缕衣。
展开全文
山浅澹,水茫澹,水茫弥。顿无消息许多时。
杏梁知有新来燕,下却重帘不放归。
收起
4

《临江仙·南馆西池迎笑处》

南馆西池迎笑处,轻行不耐冰绡。粉香飞过碧阑桥。芙蕖争态度,杨柳学飘摇。醉里鸾飙乘月去,碧云依旧迢迢。深情谁为寄娇娆。簟纹风外展,香篆过边销。
5

《临江仙·洞府堂深花气满》

洞府堂深花气满,娉婷绿展红围。个中年少出琼姬。双笼金约腕,独把玉参差。子晋台前无鹤驭,人间空有清诗。何如娇小贮帘帷。仙风知有待,凉月渐当时。
6

《临江仙·跨鹤云间犹未久》

跨鹤云间犹未久,风流全胜年时。唤回和气上梅枝。酒边春市动,琴外画帘垂。
长是细吟攻愧寿,还歌连桂新词。早催凫舄向南飞。一官传鼎鼐,四海看埙篪。
7

《浣溪沙》

午睡醒来策瘦筇。几痕茸绿径苔封。
石榴初□舞裙红。中酒情怀滋味薄,
展开全文
肥梅天气带衣慵。日长门巷雨余风。
收起
8

《临江仙·六鹤飞来松帐晓》

六鹤飞来松帐晓,菊迟梅早年光。西池移宴到萱堂。笙箫清弄玉,环佩暖回香。未问诰花金五色,新来乐事难量。双添雏凤趁称觞。争书八十字,分抱彩衣旁。
9

《江城子·画楼帘暮卷新晴》

画楼帘幕卷新晴。掩银屏。晓寒轻。坠粉飘香,日日唤愁生。暗数十年湖上路,能几度,著娉婷。
年华空自感飘零。拥春酲。对谁醒。天阔云间,无处觅箫声。载酒买花年少事,浑不似,旧心情。
10

《江城子·画楼帘幕卷新晴》

画楼帘幕卷新晴。掩银屏。晓寒轻。坠粉飘香,日日唤愁生。暗数十年湖上路,能几度,著娉婷。年华空自感飘零。拥春酲。对谁醒。天阔云闲,无处觅箫声。载酒买花年少事,浑不似,旧心情。
11

《江城子·护霜云日霭晴空》

护霜云日霭晴空。锦围中。卷香风。弄玉乘鸾,人自蕊珠宫。天遣岁寒为伴侣,还待得,谪仙翁。等闲随处是春功。笑相从。寸心同。不羡鱼轩,蝉冕共荣封。只爱阶庭兰玉秀,梅不老,对乔松。
12

《江城子·小山初筑自天成》

小山初筑自天成。架危亭。与云平。面面梅花,兰槛十分清。唤得长淮春意满,香暗度,月微明。
数枝长忆傍岩扃。杖履轻。醉中行。笑问东风,何日是归程。只怕和羹消息近,天未许,遂幽情。
13

《菩萨蛮·芙蓉香卸桐阴薄》

芙蓉香卸桐阴薄。水窗未雨凉先觉。何处理秋裳。月高砧杵长。袂罗新恨悄。展转屏山晓。长是卷帘时。翠禽相对飞。
14

《菩萨蛮·烛房花幌参差见》

烛房花幌参差见。疏帘镇日萦愁眼。巫峡小山屏。梦云犹未成。带霜边雁落。双字宫罗薄。二十四阑干。夜来相对寒。
15

《菩萨蛮·翠楼十二阑干曲》

翠楼十二阑干曲。雨痕新染蒲桃绿。时节又黄昏。东风深闭门。玉箫吹未彻。窗影梅花月。无语只低眉。闲拈双荔枝。
16

《贺新郎·挽住风前柳》

挽住风前柳,问鸱夷当日扁舟,近曾来否?月落潮生无限事,零落茶烟未久。谩留得莼鲈依旧。可是功名从来误,抚荒祠、谁继风流后?今古恨,一搔首。
江涵雁影梅花瘦,四无尘、雪飞云起,夜窗如昼。万里乾坤清绝处,付与渔翁钓叟。又恰是、题诗时候。猛拍阑干呼鸥鹭,道他年、我亦垂纶手。飞过我,共樽酒。

17

《贺新郎·十顷涵空碧》

十顷涵空碧。画图中、峥嵘幻玉,乱零吹璧。倚遍危阑吟不尽,把酒风前岸帻。记当日、西湖为客。谁翦吴淞江上水,笑乾坤、奇事成儿剧。还照我,夜窗白。崇台目断清无极。引枝筇、琼瑶步软,印登临屐。娃馆娉婷知何在,泪粉愁浓恨积。故化作、飞花狼籍。旧事悠悠浑莫问,有玉蟾、醉里曾相识。聊伴我,夜吹笛。
18

《贺新郎·万里岷峨路》

万里岷峨路。笑归来、野逸萧闲,旧时风度。玉陛金闺春引处,迟却京华步武。漫赢得、西湖佳趣。香篆琴丝帘影外,有朝云、夜月和鸥鹭。都辨我,醉中句。飞凫又报匡庐去。怕赤霄、班里依然,有人留取。头黑功名浑好在,漫浪从渠赋予。但爱我、襟期相遇。满把一觞为君寿,有风荷、万顷摇清暑。聊为此,釂金缕。
19

《满江红·拟问扁舟》

拟问扁舟,归来趁、蓬莱寿席。还又向、月城迢递,岁寒为客。多竹襟期居已就,一川图画□堪觅。想玉笙、霜鹤拥蹁跹,真仙伯。身早退,头翻黑。心最懒,闲偏适。更新来膝下,始看袍色。安石正多人望在,子公何用缄书立。但年年、把酒为梅花,寻消息。
20

《贺新郎·春色元无主》

春色元无主。荷东君、着意看承,等闲分付。多少无情风与浪,又那更、蝶欺蜂妒。算燕雀、眼前无数。纵便帘栊能爱护,到如今、已是成迟暮。芳草碧,遮归路。
看看做到难言处。怕宣郎、轻转旌旗,易歌襦袴。月满西楼弦索静,云蔽昆城阆府。便恁地、一帆轻举。独倚阑干愁拍碎,惨玉容、泪眼如红雨。去与住,两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