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
取消

[唐] 杜甫(诗圣)

收录:1171首
大李杜 」之一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汉族,本襄阳人,后徙河南巩县。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称为“老杜”。

杜甫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人称为“诗圣”,他的诗被称为“诗史”。后世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创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别》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弃官入川,虽然躲避了战乱,生活相对安定,但仍然心系苍生,胸怀国事。虽然杜甫是个现实主义诗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羁的一面,从其名作《饮中八仙歌》不难看出杜甫的豪气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伟抱负。杜甫虽然在世时名声并不显赫,但后来声名远播,对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601

《严中丞枉驾见过》

元戎小队出郊坰,问柳寻花到野亭。
川合东西瞻使节,地分南北任流萍。
展开全文
扁舟不独如张翰,白帽还应似管宁。
寂寞江天云雾里,何人道有少微星。
收起
602

《望牛头寺》

牛头见鹤林,梯迳绕幽深。春色浮山外,天河宿殿阴。
传灯无白日,布地有黄金。休作狂歌老,回看不住心。
603

《数陪李梓州泛江,有女乐在诸舫,戏为艳曲二》

上客回空骑,佳人满近船。江清歌扇底,野旷舞衣前。
玉袖凌风并,金壶隐浪偏。竞将明媚色,偷眼艳阳天。
展开全文
白日移歌袖,清霄近笛床。翠眉萦度曲,云鬓俨分行。
立马千山暮,回舟一水香。使君自有妇,莫学野鸳鸯。
收起
604

《登牛头山亭子》

路出双林外,亭窥万井中。江城孤照日,山谷远含风。
兵革身将老,关河信不通。犹残数行泪,忍对百花丛。
605

《涪城县香积寺官阁》

寺下春江深不流,山腰官阁迥添愁。
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稠。
展开全文
小院回廊春寂寂,浴凫飞鹭晚悠悠。
诸天合在藤萝外,昏黑应须到上头。
收起
606

《王命》

汉北豺狼满,巴西道路难。血埋诸将甲,骨断使臣鞍。
牢落新烧栈,苍茫旧筑坛。深怀喻蜀意,恸哭望王官。
607

《遣愤》

闻道花门将,论功未尽归。自从收帝里,谁复总戎机。
蜂虿终怀毒,雷霆可震威。莫令鞭血地,再湿汉臣衣。
608

《放船》

送客苍溪县,山寒雨不开。直愁骑马滑,故作泛舟回。
青惜峰峦过,黄知橘柚来。江流大自在,坐稳兴悠哉。
609

《过故斛斯校书庄二首》

此老已云殁,邻人嗟亦休。竟无宣室召,徒有茂陵求。
妻子寄他食,园林非昔游。空馀繐帷在,淅淅野风秋。
展开全文
燕入非旁舍,鸥归只故池。断桥无复板,卧柳自生枝。
遂有山阳作,多惭鲍叔知。素交零落尽,白首泪双垂。
收起
610

《又雪》

南雪不到地,青崖沾未消。微微向日薄,脉脉去人遥。
冬热鸳鸯病,峡深豺虎骄。愁边有江水,焉得北之朝。
611

《将晓二首》

石城除击柝,铁锁欲开关。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曙山。
巴人常小梗,蜀使动无还。垂老孤帆色,飘飘犯百蛮。
展开全文
军吏回官烛,舟人自楚歌。寒沙蒙薄雾,落月去清波。
壮惜身名晚,衰惭应接多。归朝日簪笏,筋力定如何。
收起
612

《不离西阁二首》

江柳非时发,江花冷色频。地偏应有瘴,腊近已含春。
失学从愚子,无家住老身。不知西阁意,肯别定留人。
展开全文
西阁从人别,人今亦故亭。江云飘素练,石壁断空青。
沧海先迎日,银河倒列星。平生耽胜事,吁骇始初经。
收起
613

《洞房》

洞房环佩冷,玉殿起秋风。秦地应新月,龙池满旧宫。
系舟今夜远,清漏往时同。万里黄山北,园陵白露中。
614

《有叹》

壮心久零落,白首寄人间。天下兵常斗,江东客未还。
穷猿号雨雪,老马怯关山。武德开元际,苍生岂重攀。
615

《南极》

南极青山众,西江白谷分。古城疏落木,荒戍密寒云。
岁月蛇常见,风飙虎或闻。近身皆鸟道,殊俗自人群。
展开全文
睥睨登哀柝,矛弧照夕曛。乱离多醉尉,愁杀李将军。
收起
616

《村雨》

雨声传两夜,寒事飒高秋。挈带看朱绂,开箱睹黑裘。
世情只益睡,盗贼敢忘忧。松菊新沾洗,茅斋慰远游。
617

《柏学士茅屋》

碧山学士焚银鱼,白马却走身岩居。古人已用三冬足,
年少今开万卷馀。晴云满户团倾盖,秋水浮阶溜决渠。
展开全文
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须读五车书。
收起
618

《题柏大兄弟山居屋壁二首》

叔父朱门贵,郎君玉树高。山居精典籍,文雅涉风骚。
江汉终吾老,云林得尔曹。哀弦绕白雪,未与俗人操。
展开全文
野屋流寒水,山篱带薄云。静应连虎穴,喧已去人群。
笔架沾窗雨,书签映隙曛。萧萧千里足,个个五花文。
收起
619

《巫峡敝庐奉赠侍御四舅别之澧朗》

江城秋日落,山鬼闭门中。行李淹吾舅,诛茅问老翁。
赤眉犹世乱,青眼只途穷。传语桃源客,人今出处同。
620

《泊松滋江亭》

沙帽随鸥鸟,扁舟系此亭。江湖深更白,松竹远微青。
一柱全应近,高唐莫再经。今宵南极外,甘作老人星。